-

手臂散出突起大塊。

“葉醫生,你……”

皮家家主皮棟終於忍不住,急忙走上前。

廖弘博比他更快一步,檢查皮少的傷勢,說道:

“皮家主,不必擔心,隻是脫臼而已。”

葉凡回頭看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皮家主,我知道你最近跟我明凡集團在洽談有些合作項目,若非如此,他這條手臂就不隻是脫臼,而是直接廢掉。”

皮家主感謝道:“多謝葉醫生手下留情!”

退到一旁。

“葉凡,你未免也太霸道了吧?”任笑妍盯著葉凡,大聲說道:

“人家隻是無意間抹了一下你小姨子的屁股,把人的手臂弄脫臼。”

葉凡盯著她,說道: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這些人憋著自己的招,就是不使出來,能不能快點,直接一次性用上,大家都不要浪費時間呀。

一個青年男子上前一步,說道:

“葉凡,我們海州青年有個青年聯盟會,我們互幫互助,有福同享有難同當,現在你傷了皮少,我們作為聯盟會的成員,必須要為他討回公道。”

“哦?如何討回啊?”葉凡問道。

青年大手一揮,說道:“我們都是海州一二流家族的人,我們將會聯手封鎖、製裁明凡集團。”

葉凡冷笑!

就這兒?

這就是你們試探我的手段?

“你們隨意,愛製裁製裁、愛封鎖封鎖。”

他纔不怕。

明凡集團有徐家這個老大,這些家族根本就無法封鎖,製裁更談不上。

青年微微一愣,冇想到葉凡居然是這麼個反應。

跟想象中的不一樣。

他不應該著急,然後尋找背後的靠山出來救場嗎?

再不濟,求救於徐家呀。

冇想到他居然一臉無所謂的態度。

人群中的一個年輕女孩說道:

“這葉凡不按照劇本走啊,什麼情況?”

稍微年長的女子說道:“你們都以為葉凡隻是個醫生,冇有商業頭腦,你們錯了,他比你們更聰明,隻要牢牢抱住徐家,咱們所有家族就根本無法徹底封鎖明凡集團,所以他才這般無所謂。”

年輕女孩有些生氣,說道:

“你說那徐家也真是的,咱們家族高層去詢問,也不願意說。要不然咱們也冇必要弄這麼一出,還真是……”

徐家接觸到武者層麵,暗中培養自家武者,這可是最高機密,豈會透露給其他人,連排名僅次於徐家的鄭家都不知道。

突然!

說話的青年愣住,隨即反應過來。

目光看向那邊的楚明心,大步走過去,踩著皮鞋,一身靚麗的國際品牌,來到楚明心麵前,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精緻的小盒子。

單膝跪下,抬頭看向美人,打開盒子,一個兩克拉的鑽戒。

“楚明心,我對你仰慕已久,一直在默默關注你,真心喜歡你,你能做我女朋友嗎?”

“隻要你願意,我願意用一生一世對你好,這鑽戒是我專門找人定製的,全世界僅此一枚,代表著我們兩人的永恒的愛。”

“楚明心,我愛你,做我女朋友好不好?”

這突如其來的一出。

搞得所有人都懵了。

年輕女孩小聲嘀咕,道:“好像劇本裡冇有這個吧?”

旁邊的人馬上起鬨。

“答應他,楚總,答應他!”

“哇,好浪漫哦,楚總,答應他吧,以後你們強強聯手。”

葉凡已經滿臉黑線了。

你們試探也的有個底線吧。

楚明心被當眾表白。

所有人始料未及,連楚明心都一臉懵。

你們試探葉凡就試探,怎麼從我身上下手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