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至於吧,徐家的武力也是很強的,地下拳王、特種兵王都有,葉凡雖然戰鬥力不錯,但還不至於壓得住徐家。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的震驚、詫異中。

葉凡的身影終於清晰了,站在眾人麵前,毫髮無損,而剛剛還氣勢洶洶的人已經全部倒下,東倒西歪,個個發出痛苦的呻吟。

葉凡看向眾人,緩緩說道:

“各位,我知道你們想要試探我,想要知道我如何在徐家的宴會上扳回一局,我就告訴你們,我靠的就是以德服人。徐家人還是很講道理的,我輕輕一說,他們就痛改前非,非要跟我的明凡集團聯盟,我能咋滴。”

越說越是嬉皮笑臉。

這些人很是無奈。

還是無法探知。

就在這時!

門口出現了一道麗影。

“喲,還真熱鬨!”

慕蓉蓉來了。

穿著一身鴻星爾克運動裝,很是休閒,看到院子躺著的人,忍不住說道。

朝著葉凡走過來。

“燕京慕家?”

眾人驚呆了。

萬萬冇想到燕京慕家居然會出現在這裡。

難道她纔是葉凡背後的人?

各位家主們幾名上去打招呼。

“慕醫生,您怎麼來了?”

慕蓉蓉跨過地上的傷員,來到葉凡身邊,說道:

“我再不來,你們就把我弟弟給撕了,我這個做姐姐的,能不來嗎?”

弟弟?

姐姐?

所有人都蒙圈了。

果然是為了葉凡而來的。

慕家在燕京也是百年中醫世家,地位和鐘家不分伯仲,兩家一直存在競爭關係,表麵平和,卻暗流湧動。

謎題終於解開了。

定然是慕家給徐家施壓,纔會讓徐家屈服。

“慕醫生,年輕人開玩笑而已,我們對葉醫生可是充滿敬意。”任星輝陪著笑臉,說道:

“你可能不知道,就在今天,葉醫生以高超醫術,擊敗了燕京鐘家鐘宏朗,也算是為我們江南省爭光了,我們設宴為他慶祝呢。”

看向癱在地上的傷員,說道:

“這些都是鬨著玩的,誤會,誤會。”

慕蓉蓉看向葉凡,問道:“真的隻是誤會?”

葉凡無奈笑了笑,說道:“我覺得這是陰謀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在場所有人心神一凝。

慕蓉蓉一怒,他們可承受不起。

任少急忙上前,說道:

“葉醫生,對不起,我之前的行為太過於魯莽,我不是真的要跟您未婚妻表白的,我有苦衷。”

葉凡饒有興趣的說道:“什麼苦衷,有苦衷就說出來嘛!”

任少說道:“葉醫生在徐家宴會上扭轉局麵,這是第一次有人能扭轉徐家的決定,還能讓徐家巴結,我們都好奇,也想知道葉醫生你有什麼本事。”

目光看嚮慕蓉蓉,說道:

“慕醫生出現,事情已經明朗了,之前的一切都是假的,我冇資格跟您強女人,我在此向您道歉。”

“可你的行為徹底激怒了我。”葉凡一說,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,葉凡又繼續說道:

“想要我原諒你也不是不可以,今晚發生的事是誰策劃的?”

任少的餘光看了一眼鄭延衡,卻遲遲不敢說話。

任家雖為一流家族,但相比於排名僅次於徐家的鄭家還是遠遠不如的,更不敢得罪。

任少現在很糾結。

一邊是葉凡的施壓,一邊是排名第二的任家。

在場不少人都在緊張,因為他們都有參與。

而葉凡一副不死不休的態度,靜靜等候,似乎這件事必須要解決。

“我想在場不少人都有參與吧?”葉凡言語冷漠,眼眸如刀,掃視眾人,最終目光停留在皮家大少身上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