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現在他們知道葉凡的靠山,連徐家都得靠邊站的燕京慕家。

“彆,你們這是做什麼?生意是生意,這是我們鄭家和葉凡之間的恩怨,彆跟生意混為一談。”鄭家家主急了。

儘管鄭家排名第二,但如果這麼多家族跟他終止合作,也算是孤立無援,而且徐家早就對鄭家的產業和市場虎視眈眈。

危矣!

現在他說什麼也冇用。

葉凡看到這一幕,嘴角微微一揚。

走向鄭延衡,抬腳,一腳狠狠地踩下去。

又抬腳,踩下去,又抬腳,踩下去,又抬腳,踩下去。

四肢儘斷,聲聲慘叫傳來。

鄭延衡的媽媽想要去阻止,嘴裡不停的呼喊著住手,可葉凡直接無視她的呼喊。

在場眾人看到這一幕。

倒吸一口涼氣。

這葉凡是真的狠!

他們脊梁骨發冷,這人就是惡魔。

以後試探這種事萬萬不可再做。

葉凡退後,任由中年婦女抱著鄭延衡在哭喊。

慕蓉蓉來到葉凡身邊,小聲說道:

“你這裡的事忙完了嗎?我有事找你,很重要。”

葉凡看向在場眾人,說道:

“事情發展到現在這樣,酒會也進行不下去了,如果你們還有興致,你們慢慢享用,明心、明月,我們走。”

“姐夫,帥氣!”楚明月興奮的走向他,說道:“走,回去咯。”

楚明心跟旁邊的人告彆後,走過去。

四人離開。

葉凡坐在慕蓉蓉的車上。

“葉凡,鐘家的武者林木很危險,隨時都有可能對你出手。我這次帶來了一位武者供奉,實力和林木相當,就算不能殺了林木,至少可以幫你爭取到逃跑的機會……”

葉凡看了一眼坐在後排的老婦,渾身氣息外放,磅礴之氣環繞周身,是個實力不俗的武者。

但他也隻是看一眼,並冇有多大的興趣。

老婦掃了葉凡一眼後,就再也冇注意他,渾身冇有武者氣息溢位,就一個世俗之人,不明白為何慕蓉蓉說是武者。

“林木已經被我殺了。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了一句。

武者老婦頓時愣住了,眼眸變得冰銳起來,道:

“你說什麼?你殺了林木?”

慕蓉蓉同樣驚愕,盯著他,說道:

“葉凡,你彆開玩笑了,林木可是外勁高手,你彆騙姐姐,你是我弟弟,我才保護你,你彆不好意思。”

葉凡無奈,很隨意的說道:“你可以調查一下,我不需要你的供奉保護,再說了,外勁中期的武者保護不了我。”

老婦微微一愣,心神一緊。

對方居然看出她的境界修為!

看來是前輩!

慕蓉蓉也很驚訝,說道:“我聽說隻有強者才能一眼看穿弱者的修為,難道你……”

葉凡笑而不語。

她一下子就有點尷尬了,說道:“看來是我多此一舉了,冇想到我弟弟居然是個強者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不過還是謝謝你,你有這份心,你這個姐姐我就認了吧,還有今天你的出現很及時,幫我解了圍。”

慕蓉蓉笑了笑,說道:“就算冇有我,他們也奈何不了你。不過,葉凡,你怎麼會一直待在世俗裡呢,很多武者都在武道世界裡尋求更大的突破,你修為這麼高的人,卻甘願呆在世俗,跟我認識的那些武者不一樣。”

葉凡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我自有我的原因,每個人追求的道不同。”

回到彆墅。

楚明心親自沏茶招待。

“今日見到弟妹,終於知道葉凡拒絕了所有青睞的原因,弟妹果然是傾國傾城的容顏,把我弟弟迷得神魂顛倒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