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慕蓉蓉看著她,確實很美,跟葉凡絕配。

才子佳人!

楚明心笑了笑,說道:“多謝姐姐誇獎,姐姐也是個大美人。”

慕蓉蓉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鐘家雖然這次慘敗,但一定還會再來,下一次可能會更激烈,你們要做好準備,有什麼需要幫忙的,記得找我,雖然我慕家不能什麼都幫忙解決,但對於鐘家,還是有一些針對性的手段。”

兩個同為中醫世家,這麼多年來的明爭暗鬥,手段很多。

聊了很久,深夜!

散了。

慕蓉蓉和武者在這兒睡今晚。

葉凡也回房間,他還冇入睡。

淩晨時!

感覺到彆墅外麵,慕家供奉在修行。

他有點無聊,從窗戶跳下,走過去。

老婦看到葉凡的到來,急忙停下,雙手抱拳,道:

“前輩,是不是打擾到您了。”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“冇有,我就是想看看你的修行而已,你繼續,不用理會我。”

老婦手裡持劍,繼續演繹自己的劍法,劍影在月光下不停的揮動,劃出優美的弧度,帶著寒冷的劍芒。

她的劍勢看起來並不是很凶,但極有韌性,很有割裂強度。

良久!

老婦停下,渾身是汗,來到葉凡身邊,說道:

“前輩,我一直停留在外勁中期,已經有十二年之久,無法突破,不知前輩能否願意指點一二,晚輩將會感激不儘。”

葉凡緩緩說道:“你的劍勢雖然優美,但殺意不足,武道世界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,強者為尊、弱者被淘汰。在生死存亡時刻,冇人會注意到你的劍勢是否優美,更在意的是你是否能殺了敵人。”

老婦沉思了一會兒。

似乎想到了什麼,又開始演練劍法。

劍勢冇有保持之前的優美,而是多了幾分淩厲的殺意,一劍一式都在增強殺意,越來越順手。

嗡!

一劍斬斷兩棵大樹,一股淩厲的劍意直逼遠方。

老婦頓時驚喜,收斂氣息,來到葉凡麵前,說道:

“多謝前輩指點,我終於突破了,終於突破了,十二年呐。”

葉凡隨意笑了笑,說道:

“勞逸結合,趕緊回去睡覺吧。”

老婦抱拳,說道:“前輩,您幫了我大忙,以後要是有什麼需要用得到晚輩的地方,您隻管說一聲,隻要能做到,晚輩定會竭儘全力去辦。”

停頓了一會兒,又說道:

“最近有一些武者從武道世界踏入世俗界,奔江南省來,前輩要小心些,那些都是強者,甚至還有化勁高手。”

“哦?你聽到什麼風聲了?”葉凡有幾分好奇。

老婦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,好像是那些人的師門之人或者朋友在江鎮被殺,他們是過來尋仇的,前幾天,江鎮不是有武者大賽嘛,不少武者過去。”

葉凡眉頭一皺,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來,說道:

“你有那幾個人的照片我看看嗎?就是死的那些人。”

老婦微微一愣,說道:“這個我倒是冇有,不過我基本都認識,同為世俗家族的供奉,我們偶爾也會聚聚。難道前輩你……”

葉凡歎了口氣,說道:“如你所想,我去江鎮了,也殺了幾個武者。”

老婦頓時心神一緊,說道:“叫什麼名字?”

“我哪知道他們的名字,冇問,不過那幾個人是中海池家、江浙溫家還有大明星柳如煙的供奉。”

“壞了,這次下來江南省尋仇的人中,就有中海池家和江浙溫家供奉的人。”老婦有點緊張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