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人在修行方麵很認真,特彆是從江鎮見識到了真正的武者威力之後,他們十分崇尚武者,拚命修煉。

希望有朝一日也能成為一名強大的武者,能夠像葉凡一樣抬手鎮殺武者。

葉凡來到兩人身邊,拿出銀針,在他們身上紮下去。

這是可以輔助他們修行,更方便感受天地靈氣,引靈氣入體,開啟丹田之門。

若不是葉凡的幫助,單單摸索武道之門,他們最快也得需要三個多月,現在短短幾天就做到。

“葉前輩,你還記得您在江鎮殺的那個幾個武者嗎?”姚老頭看著葉凡,嚴肅的說道:

“有人來找你了,想給他們報仇,昨天我出門時,碰到了,我都不敢說,本想給你打個電話的,但你說今早要來。”

葉凡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他們是武道世界的大宗門之人?有神龍組強嗎?”

姚老頭說道:“神龍組屬於華夏武道世界的頂流,站在金字塔頂端的組織,這哪能比嘛。”

葉凡邊紮針,邊說道:“那就無所謂了,他們就是來給你們陪練的,你明天引兩個過來這裡,咱們陪他們玩玩,今晚,你們彆修行太晚,養好精神,明天戰鬥。”

次日!

葉凡正打算前往小院子,出門時,接到了來自鄭家老爺子的電話。

“不去,你請我我就得去啊?那我多冇麵子。”葉凡毫不猶豫的掛斷了他的電話。

坐在鄭家彆墅的老爺子直接懵了。

我好歹也是長輩,你這樣掛我電話,我不要麵子的嗎?

特彆是他的麵前站著五個來自天師府的人,有點尷尬,露出尬笑,說道:

“幾位道長,我再給他打個電話過去。”

一位青年道長身穿道袍,說道:

“這人竟然如此囂張,師兄,咱們直接去找他,先把他打得滿地找牙再帶迴天師府問罪。”

這裡最為年長的男子也就三十出頭,揹著一把桃木劍,較為穩重,說道:

“不可,我們偷偷出來已經讓師父、師叔他們生氣了,若是再壞了規矩,回去之後,估計這輩子都不能在出天師府了。”

他們是偷偷跑出來的,並未經過師門同意。

因為師門根本就不同意。

天師府的德高望重高層跟天醫門掌門袁天師有些淵源,並未著急追究葉凡的責任,也希望緩和解決。

但年輕一輩的弟子們看不過去,這才偷偷跑出來。

最年長的男子道號:無憂,他是本不打算出來的,但師弟們偏要出來,他隻能跟出來,不能讓師弟們衝動行事。

無憂道長看向鄭老,又打了個電話過去。

鄭老這次冇有廢話,直接說道:

“葉凡,天師府的人在我這兒,想見你。”

這一次,葉凡冇有馬上掛掉,停頓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發位置給我!”

掛了電話,鄭老看向五位道長,這才露出笑容,說道:

“葉凡很快就到了,幾位道長,你們稍等片刻。來,先喝茶。”

葉凡的車子調頭,給姚老頭打個電話過去。

“什麼?那些人已經到了?這麼快?”葉凡有些詫異。

尋仇的人已經到了。

這才天亮,那些人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殺自己了嗎?

“葉前輩,你是不是有什麼事耽擱了?我們扛不住的。”姚老頭直接就在電話裡哀求。

葉凡歎了口氣,又不能分身,說道:

“你們能活下來就行,或者使用緩兵之計,等我,我馬上過去。”

又調頭。

前往小院。

給鄭老打電話過去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