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區區一個世俗之人……你是武者?”

他的話說到一半,感受到葉凡身上溢位的武者氣息,頓時驚愕。

葉凡以體內勁氣溫養銀針,給洪慶治療。

三位武者都微微一愣。

葉凡走進來的那一刻,他們就注意,隻是心中有疑惑,葉凡身上並未有武者氣息溢位,宛若一個世俗普通人。

而此刻,武者氣息溢位。

說明葉凡可以做到收斂所有的氣息。

代表他是一個強者。

長鞭武者站起來,臉色嚴肅,終於要認真,說道:

“差點被你騙了,你是武者,而且修為還不低。”

葉凡並未理會,繼續給洪慶施針,並且詢問道:

“我給你的第一個任務,殺了剛纔打你的人。”

呼……

長鞭如同長蛇飛騰過來,欲要在葉凡身上也留下鞭痕。

葉凡頭也不回,朝著身後伸手一抓,握住長鞭。

長鞭武者愣了一下,想要往回來,卻發現根本拉不動,用力一抖,一股力量順著長鞭襲去。

誰知,葉凡的手也是猛然一抖,同樣一股力量襲去。

碰!

兩股力量在長鞭中間相遇,發出爆炸聲。

長鞭斷了。

長鞭武者連連退後幾步,這才站穩。

麵色更加嚴肅。

葉凡隨手將半截長鞭丟在地上,繼續施針。

另外兩位武者也站起來,盯著葉凡。

長鞭武者擺了擺手,道:

“你們彆動,我來會會他!”

話畢!

整個人拿著半截長鞭衝過去,手中長鞭不斷朝著各個方向揮舞,傳來呼嘯的聲音。

繞著葉凡轉,留下殘影綽綽。

禿鷲等人很緊張。

嗖!

一道殘影朝著葉凡襲去。

葉凡不動聲色,伸手,憑空一抓。

精準的抓住長鞭。

長鞭武者愣住了,居然被抓住。

他還未反應過來,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吸力將他朝著葉凡拉拽過去,想要鬆開長鞭,但為時已晚,由於慣性,整個人朝著葉凡倒下。

想要迸發巨力退後。

一隻大手已經抓住他的腦袋,隨後身體失衡。

砰!

整個腦袋被狠狠的砸到地麵上。

地板青磚都被砸碎,腦袋陷入地麵半截。

雙目圓瞪,充滿不甘。

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麼修為?為什麼這麼強?”

他終於驚恐。

萬萬冇想到自己連反擊的機會都冇有,連躲避的機會都冇有。

對方的實力完全碾壓在自己之上。

葉凡很平靜,看著他的雙眼,說道:

“報上家門!”

“無極宗,萬嚮明。”男子報上家門。

迎接而來的是葉凡的一拳,打在他的腹部丹田處,傳來砰的一聲響。

彆人看到這一幕,隻是覺得打在皮膚上,甚至連血都冇有流,皮膚冇有破皮,隻有萬嚮明知道自己的丹田已經被震碎,徹底成為廢人,從此之後再也冇辦法修行武道。

吐出一口鮮血,滿臉冷汗,嘴唇已經變成豬肝色。

額頭、脖子上的青筋突起,體內血液倒流,難受至極。

“萬兄……”

另外兩位武者站起來,充滿警惕,但卻冇有衝上來。

在他們看來,萬嚮明的傷勢並不算嚴重。

葉凡站起來,伸了伸懶腰,說道:

“洪慶,殺了他。”

洪慶雖然重傷,但手腳依舊可以行動,隻是戰鬥力嚴重缺失,但對付這個將死之人,綽綽有餘。

拿起地方的長鞭,繞過萬嚮明的脖子,雙手用力一拉。

噗!

屍首異處。

整個腦袋直接滾落,脖子飆射出大量的血液,濺了他一身血,他也是滿臉的興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