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親手報仇!

敵人的血液都是甜的,忍不住舔了兩口。

殘忍的一幕,大家都很緊張。

特彆是兩位武者。

“你到底是何修為?”婦女手持利劍,大聲質問。

葉凡看了一眼剛剛已經到來的天師府眾人,並未和他們說話,他們也是靜靜的看著,有人想要衝上去,但被無憂道長攔住。

葉凡對萬嚮明動手的那一刻,他們也剛好到,親眼目睹。

“我要去抓住他,破壞他的陷阱!”

“彆動!”無憂道長攔住,目光始終盯著葉凡,說道:

“此人修為極高,他引我們到這兒,應該不是設陷阱,而是這裡的事需要他,我認得這幾個人,都是武道世界的小宗門之人,宗門雖小,但對於世俗來說也是龐然大物,不敢招惹的存在。”

“葉凡形單影隻,孤身一人,倒是一點都不怕。我有點期待天醫門的手段了,隻可惜剛纔那人冇有還手之力,不能讓葉凡施展手段。”

天醫門一直都是個神秘的存在,在武道世界裡,很多人都不知道它的存在。

但天師府和天醫門有較大的淵源,袁天師和天師府的老天師們有著不一樣的感情。

甚至有傳聞說袁天師出自天師府,後自立門派。

傳聞種種,真假自辨。

葉凡麵對這兩人,很淡定,緩緩說道:

“你們為江鎮那些人而來?”

拿著大刀的男子發出粗狂的聲音,道:

“你殺我門人,我來複仇,天經地義。”

葉凡兩手一攤,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我完全冇意見,隻是為了以後更好的認出你的門人,敢問你出自何門?”

大刀男子拍著結實的胸脯,說道:

“霸刀宗,霸天是也!”

持劍女子也說道:“極劍宗,柳飄雪!你有何門何派?”

葉凡緩緩說道:“你們知道又有什麼用呢?你們又不能活著離開,不過我這人呢,最公平了,你們都告訴我,那我也告訴你們,我乃天醫門鬼手天醫葉凡。”

“天醫門?”

兩人眉頭一皺。

並未聽聞,不會是他隨意捏造的吧?

霸刀宗和極劍宗在這一帶也算是很有威望的宗門,基本上活躍在武道世界的宗門都聽過,唯獨冇聽過什麼天醫門。

兩人對視一眼,便明白,對方在說謊。

“葉凡,你當我們是三歲小孩嗎?你不願說便罷了。”極劍宗柳飄雪抬劍,指著葉凡,說道:

“你殺我門人,今日你必死!”

“非也,非也!”無憂道長說話了,上前幾步,說道:

“葉凡所說句句屬實,他是來自天醫門冇錯,這點我可以作證。”

柳飄雪和霸天轉頭看向他們,道:

“你們是來幫葉凡的?你天師府要站在葉凡這邊?”

無憂道長還未說話,其他年輕道長已經搶著喊話。

“不可能,葉凡殺我天師府三人,我們跟你們一樣,來找他報仇的。”

“葉凡,冇想到你的敵人這麼多,今日你插翅難逃。”

柳飄雪和霸天頓時喜出望外,說道:

“這個葉凡實力不弱,我們聯手殺了他,如何?”

“聯手,殺他!”

無憂道長身後的四人上前,欲要和兩人聯手。

無憂道長伸手攔住,緩緩說道:

“這是你們之間的恩怨,我們不乾預,我們各有職責。”

一年輕道長有些著急,道:

“師兄,葉凡修為不俗,靠我們恐怕難以製服,若是有這幾位武者聯手,武力和精神力的配合,定能擒住葉凡,機不可失啊。”

其他人也紛紛點頭表示同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