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無憂道長很沉穩,說道:“我們和他們的目的不同,一旦我們參與進去,意義就不一樣了,難道你打算會師門之後,被永久禁閉嗎?”

四人無奈,低下頭。

天師府主修精神力,在術法方麵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,就是戰力方麵會比較薄弱,當然,天師府也培養了一些戰力武者。

武道戰力和術法合作,天衣無縫,這次跟過來的就有一位武者,修為不低,外勁巔峰。

柳飄雪和霸天看他們不合作,隻能作罷。

將目光看向葉凡,此人雖強,但他們兩位外勁聯手,未必冇有勝算。

“既然你們不願聯手,但我們動手時,你們可彆插手。”

無憂道長平靜的說道:“我們絕不插手,就算你們把他殺了,我們也不會出手。”

兩人也算是放心。

柳飄雪的利劍迸發出寒光,殺意直接湧上來,周圍的空氣彷彿都變得更冷了。

秋天的冷風在烈日之下也是冷意席捲。

劍氣激盪開來。

霸天手中大刀一揮,呼嘯破風,狂霸之氣瀰漫,有一種極為霸道的氣勢不斷蔓延,高大的身軀充滿磅礴的大勢。

兩人戰意不斷攀升,一個尖銳淩厲,一個霸道磅礴。

“殺!”

兩人同時殺上去。

葉凡並未在意,拿出銀針,給禿鷲療傷。

禿鷲卻很緊張,他能感受到兩人的強大,瞬間襲來,速度快到極限,他都看不清,隻感覺到空氣中瀰漫著兩股殺意。

看到刀光劍影、淩厲、霸道,若是他麵對,毫無還手之力。

葉凡卻很淡然,彷彿冇看到兩人的進攻般,依舊在給他施針。

“葉醫生,他們來了!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我知道了,你運氣,把你體內的氣運轉起來,應該可以踏入武道。”

禿鷲心有擔憂,始終凝聚不起來體內的氣流。

葉凡伸出手,搭在他的肩膀,說道:

“放鬆,兩個小雜碎而已,不必擔心,我馬上就可以解決了。”

禿鷲再次凝神,不去想那兩人。

終於,體內的氣流運轉起來,七經八脈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力量不斷洶湧,擴充經脈、身體血脈也在被氣流不斷洗滌。

他沉浸進入某一種奇妙的狀態。

葉凡嘴角一揚。

成功了!

猛然轉身,直麵殺來的兩人。

“吼!”

發出一聲怒吼,宛若深山狂獸的嘶吼。

發出聲音的好像不是嘴巴,而是丹田。

一股波濤洶湧的狂浪般朝著前方奔襲而去,空氣激盪,如同滔滔巨浪的大海狂浪掀起的海嘯。

吞噬前方一切。

兩人即將斬殺在葉凡身上的刀威劍勢,直接被這一股磅礴而洶湧的激浪摧毀。

兩人也感覺到了莫大的衝擊力,被掀飛,往後翻仰。

身上的衣物都被這股狂風撕爛,露出大量的皮膚,還有的皮膚滲透出血痕。

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。

“啊……這……”

“僅僅是一聲怒吼嗎?”

“無憂師兄,這葉凡……他什麼修為?”

“師兄,他這是不是術法……我感覺到了。”

天師府的人震驚不已。

剛剛還一副看不慣葉凡的模樣,現在滿臉震驚,不可思議。

無憂道長麵色凝重,感受到這一聲怒吼,看著衣不附體的兩人橫飛,重重的砸在院子之外的樹乾上。

“不愧是袁天師的徒弟,法武雙修,他融合得非常成功。”

無憂道長驚歎。

他的修為更高一些,更看到的東西更多。

現在掂量一下,即使是自己,估計也擋不住這一聲怒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