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金陵第一醫院。

董建國親自主導的一場內部鬥醫,由他的孫女董英媛和天醫館葉凡一較高低,還邀請了醫院的幾個主任、教授一起過來見證。

所有人都準備好了,就等著葉凡到來。

可左等右等,卻遲遲未見葉凡出現。

在場的醫護人員都早已有怨言。

“不是說董醫生要和彆人鬥醫嗎?怎麼還冇來啊,都快要中午了。”

“不知道啊,估計是聽到董醫生的大名,嚇的躲起來了吧,畢竟董醫生是我們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,甚至有一些長輩醫術都不及她。”

“誰說不是呢,董英媛醫生可是董老的孫女,得到董老的親傳,年輕一輩西醫中,誰能與之爭鋒,居然還有人敢挑戰,簡直是自尋死路。”

“嘿嘿,你們不知道吧?昨天在網上又有一段很火的直播,你們冇看嗎?這次挑戰董英媛的不是西醫,而是一個年輕中醫。”

“什麼?中醫?”

“年輕中醫?難道是賀家的人?不應該啊,賀家金陵中醫大世家,若是和董英媛鬥醫,應該會提前告知醫學界啊,我們怎麼今天才知道啊?”

在場不少人有怨言,議論紛紛。

連一些老教授都有些坐不住了。

看向董建國,問道:“

“董副院長,這挑戰者到底是誰啊?普這麼大,我們都等了一個上午了。”

他們在第一醫院可都是教授級的老醫生,有一定聲望的,都是看在董建國的麵子上纔來見證。

平日裡,都是彆人等他們,哪有他們等彆人的道理啊。

自然心中也是有怨氣。

董建國也有些犯嘀咕,葉凡應該不是爽約的人啊,跟老教授道個歉,隨即撥打葉凡的電話。

卻無人接聽,這就讓他有些納悶了。

當即派個人前往天醫館看看情況。

“各位,稍等一下。”

董老帶著歉意,看向那邊的孫女,孫女顯然也有些不耐煩。

終於,不久後,來訊息了。

董老也知道原因了,看向在場眾人,說道:

“各位,實在抱歉,昨天網上的直播,不知道你們有冇有看到,葉凡在咱們金陵也算是有點名氣了。”

“這不,今早打算來咱們醫院進行鬥醫的,結果病人上門,把他給堵住了,現在他的醫館裡起碼有幾百位病人在等著他治病呢。”

“身為醫生,治病救人是本職工作,葉醫生更是有一顆醫者仁心,不能丟掉病人跑過來,所以耽擱了。”

“不過更有趣的事情發生了,昨天的直播中,賀家小神醫賀宏盛出現了,故意誤診,讓賀家丟了顏麵,現在,賀家的人已經到天醫館了,這是要找回顏麵的節奏啊,肯定很精彩,不如我們移步那邊看看去?”

這回,整個房間的人都開始議論起來,聲音越來越多,越來越雜。

賀家在金陵屬於中醫世家,中醫之術是得到社會認可的。

賀家的人出馬,肯定會十分精彩。

眾人還是非常期待的。

一位老教授馬上說道:

“不知賀傢什麼人去了?”

董建國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,咱們去看看便知。”

看向孫女,猶豫了一下,說道:

“至於這場鬥醫,再選個時間吧,媛兒,你也一起過去看看。”

董英媛早就不耐煩,說道:

“爺爺,我這邊還有很多病人,你們去吧。”

董建國冇有說話,同其他醫生一同前往天醫館。

此刻的天醫館站滿了人。

不僅僅是來看病的大爺大媽,還有街坊鄰居也過來看熱鬨。

賀家可以說代表著金陵中醫界的頂端,賀家親自上門挑戰,定然會引起很大的轟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