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葉前輩,你的實力比我們強太多,我們不是你的對手。我們此番前來也不是要殺你,都是我那些師弟們咽不下這口氣,偷偷跑出來的,我擔心他們壞事,破壞天醫門和天師府的關係,所以跟來。”

葉凡看著他,說道:“彆告訴我,你們都到這裡了,天師府還不知道。”

無憂道長說道:“知道了,師門前輩說不可傷你性命,如果可以,帶回去即可。葉前輩,冇想到你真的做到了法武雙修,實在是罕見。”

“一年前,你的師弟王可曾去我天師府,我們相談甚歡,對於術法上的交流也有很不錯的共鳴。”

“我在這裡,懇請葉前輩,有時間也要去天師府坐坐,你雖然也是術法者,但我們天師府的術法在整個華夏武道界的地位,我想你應該是瞭解的。”

葉凡冷笑,說道:

“我去等你們審判我?”

無憂道長有些尷尬,說道:

“之前發生的事,定然是要有個交代的,我們天師府也在查清事情的原委,具體進行到什麼程度,我不知道,不過天醫門和我天師府向來交往密切,應該不會有大問題的。”

葉凡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麻煩,麻煩呐,你們慢慢查吧,我有時間一定會去的。”

無憂道長點了點頭,轉身離去,突然停下腳步,轉身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前輩,我聽聞你殺了洪門雷虎的大弟子江英發,你可要小心了,我們天師府接到密令,密切關注雷虎的行動,他如今已經踏入宗師境,一旦踏入華夏地界,第一個找的人估計是你。”

葉凡眼眸微微一凝,說道:

“他已經是宗師境了嗎?”

世間宗師極為罕見,多少人窮極一生都不能達到宗師境。

曾有傳言,宗師可敵十個師團,縱橫武道界,無人能擋,抬手間便是翻江倒海,那是真正的武道強者、稱霸一方的霸主。

冇想到雷虎真的達到了宗師境。

“你們天師府怎麼會盯上洪門?這不應該是神龍組的工作嗎?”

無憂道長微微一笑,說道:

“我告辭了,我會在天師府等你來。”

這一次,真的離開了。

無憂道長帶著天師府的人和鄭老離開。

車子已經壞了,他們是步行離開的。

消失在視野中時。

眾人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這口氣剛剛放下,又得提起來。

又出現了需要警惕的人——一名傾國傾城的古裝女子漫步而來,充滿了古典美,一舉一動都給人一種高貴聖潔、一塵不染的仙女錯覺。

江鎮強者——坊主!

“武者……好強的壓迫感!”

徐月婉盯著眼前的美人,感受到一股強橫的壓迫力。

這人太美了。

連洪慶和禿鷲這樣的鋼鐵直男都瞪大了雙眼,比之前在江鎮擂台上見到的都要美,宛若不然凡塵的仙女。

她冇有說話,一步一步走進來,這一身古裝穿在身上,絕配。

美得不可方物。

來到葉凡麵前,才張開明眸皓齒,緩緩說道:

“葉凡,你考慮得如何了?”

葉凡忍不住多看了幾眼,確實很美,說道:

“還冇想好!”

坊主並未著急,麵色高冷,說道:

“江英發的死,引起了很多洪門弟子的癲瘋,你藏匿一時,藏不了一世,洪門弟子做事殘忍、手段卑劣,你身邊的人隨時都有可能是目標。”

“你雖然很強,你可以不懼,但你身邊的人就很弱,甚至還有世俗之人。”

葉凡眼眸半眯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