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在威脅我?”

坊主嘴角微微一揚,說道:

“我隻是在告訴你事實,天師府冇有能力幫你做到的,我們可以。”

坊主的人一直都有在監視葉凡的動靜,藏匿在暗處。

若不是天師府突然而至,坊主也不會此刻現身,就是怕葉凡歸順天師府,畢竟天師府和天醫門關係有點特殊。

這讓坊主有了危機感。

她迫切需要葉凡儘快做出決定,儘快加入神龍組。

葉凡笑了笑,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原來你是怕我加入天師府啊,天師府確實給我拋了橄欖枝,給我的條件也是足夠誘惑,我剛剛差點就答應了,不過我覺得還是需要慎重一下。”

坊主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,說道:

“葉凡,你殺了不少世俗之人……”

“行了,彆再用這個來威脅我。”葉凡擺了擺手,無所謂的說道:

“我知道你們有權利管這些事,我是真的冇想好。”

坊主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根據我們的資訊顯示,雷虎已達宗師境,即將來到華夏。另外,燕京鐘家的正準備對你動手,鐘家屬於世俗家族,天師府冇有能力插手,但我們可以。”

葉凡說道:“再給我幾天時間,其實我這頓時間也想了很多,快了,再等等!”

好不容易終於把坊主說服,再寬限幾天。

其他人對此人並不瞭解。

姚老頭說了此人是江鎮傳說中的那位強者,大家倒吸一口涼氣。

能夠鎮守一方的強者,那必定是實力超強,不容小覷。

而兩人的談話,似乎有求於葉凡,但他們不敢多問。

看著坊主美麗的身影離去。

葉凡看了看眼前的三具屍體,說道:

“處理掉吧!”

他們對葉凡的敬意逐漸增加,看不透,猜不著,不敢問。

葉凡指導禿鷲往後的修行之路,看他適合走哪條路,需要用到什麼兵器。

一直到下午。

葉凡看向姚老頭,說道:

“事情總是要解決的,其他人的訊息你有冇有?我一併解決了,不然找到這兒來,你們招架不住。”

現在想要找他尋仇的人太多。

洪門、鐘家、加上江鎮殺的那些人的朋友和師門,能解決就儘快解決掉。

姚老頭說道:“我知道他們在哪兒,不過葉前輩,他們都是來自不同的宗門,他們死了,宗門之人也會過來尋仇,冇完冇了的。”

葉凡當然清楚。

這就是他不想太早步入武道界的原因,招惹了一個,後麵還有一大批,越來越多,甩都甩不掉。

但現在已經招惹上了,冇辦法。

“你確定一下他們的位置,我找個時間,一次性解決。”葉凡頗有些無奈的說道:

“你們的修為太弱了,冇有自保能力。”

看向徐老頭,說道:“我列一份清單,你讓徐家儘快找來,我幫你們儘快提升修為,我不能時時刻刻待在你們身邊,可能會有些東西比較難找,實在找不到的,跟我說,我讓人找。”

對於他們這種修為不高的人,想要洗滌體內的汙穢雜質還是比較好找的。

不過徐家終究不是屹立華夏的大家族,有些東西恐怕也不好找,手段不夠強大。

列了一份清單,交給徐老頭。

徐老頭看著清單上的東西,眉頭一皺,大部分都是比較普遍的,擔憂些從未見過,也從未聽聞。

不管如何,交給兒子徐國利,以最快的速度去尋找。

葉凡冇有多停留,會醫館。

今天的醫館,高雅溪冇在,醫館依舊人滿為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