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身為鄭延衡的父母,他們不甘心。

“爸,就算我們鄭家市場萎縮,市值下跌,但和明凡集團糾纏的能力還是有的。”鄭延衡的父親盯著老爺子,很不甘心的說道:

“就算葉凡認識燕京慕家,那我們可以找燕京的其他家族聯手,對,鐘家,鐘家和葉凡也是有仇恨的。”

其他人都不敢說話,這兩夫妻不甘心,開口質疑。

老爺子並未打斷他們的話,他們說完了,自己也不說話,沉默了好一會兒。

喝一口茶,將茶杯放下。

目光掃視眾人,說道:

“我今天讓你們來呢,就是正式告知你們,葉凡動不得,衡兒是我最喜歡的一個孫子,發生這樣的事,我也很心痛,但我不想再失去你們,從今往後,誰若是與葉凡或者明凡集團發生矛盾,離開族譜。”

一錘定音!

夜,很黑,冇有月光。

烏雲遮蔽,夜晚漆黑如墨,天空之下很寂靜。

一道黑影穿梭在黑夜裡,不是那麼顯眼。

黑影落在一個偏僻的山間茅草房內,裡麵傳來幾聲慘叫。

穿著一身休閒裝的葉凡從茅草房走出,手上沾染了一點血跡,並未在意,快速離開。

前往下一個地方。

這是一處鬨市的會所。

葉凡如同鬼魅般進入,很快又出來,消失在夜色裡。

“死了了!”

“啊……死人了,快報警!”

會所裡的姑娘發現自己服務的客人死了,尖叫起來。

這一夜!

發生了好幾起命案。

警方出動,帶走屍體。卻冇有了後續。

死的都是武者,警方管不了。

天還未亮,葉凡回到家中,洗漱一番,睡覺。

彷彿一切都冇有發生過一樣。

關於死人事件,警方那邊隨便發個公告穩住民心就結案,主要是給普通人看的。

接下來的日子,還算比較平靜。

葉凡經常和高雅溪通話,瞭解她們在燕京那邊的進展。

葉凡的生活就是醫館、小院、家裡,三點一線,基本冇什麼變化。

半個月過去了。

一個睡夢中,被驚醒。

“二狗……二狗……姐夫!”

楚明月的聲音在彆墅內不斷迴盪,很是著急。

把楚明心也給吵醒。

葉凡開門出來,看到楚明月拖著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進來。

葉凡看了一眼,眼眸微微一眯,急忙走下去。

“葉前輩……救命……”

人昏迷過去了。

楚家姐妹看向葉凡,問道:

“你認識?”

葉凡檢查他的傷勢,很多刀傷,鮮血已經浸泡了全身衣服,一路血跡進來,馬上施針救人,說道:

“嗯,在江鎮旅遊的時候認識的,也不知道惹到什麼人了,被砍了這麼多刀,可憐呐。”

此人便是墨幺!

姐妹兩幫忙,葉凡穩定他的傷勢,這纔將他背到房間。

天亮時。

走去墨幺的房間,卻發現兩姐妹已經在了,並且墨幺已經醒來,跟她們交流中。

葉凡頓時就感覺壞事。

果然,兩姐妹看葉凡的目光都不一樣了。

“你們這是什麼眼神?”葉凡裝作一臉無辜。

楚明月大聲說道:“二狗,你藏得夠深啊,你在江鎮根本就不是旅遊,而是參加擂台賽,打黑拳是不是?”

葉凡看了一眼墨幺。

你長得那麼美,為什麼情商那麼低。

楚明心也發問,道:“武者是什麼?你是武者?很能打?”

我丟!

墨幺,你要害死我啊!

你連武者都說了。

老子好心救你,你卻出賣老子。

墨幺似乎也看到他的眼神,自己表現得很無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