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明白!”

兩人邊忙邊聊。

突然!

楚明月推門而入,衝進來,著急的說道:

“姐夫,不好了,我……我爸被燕京鐘家的人抓走了,點名要你去救人。”

“姐夫,怎麼辦?怎麼辦?”

楚明月著急的看著他,心急如焚。

葉凡眉宇間出現了一縷寒光,楚明心、楚明月都有人暗中保護,他忽略了嶽父楚天雄,冇想到敵人會從那邊入手。

他對楚天雄冇多少情感,當初第一次見麵,他還想阻攔自己和楚明心在一起,對他更冇什麼好感。

但他終究是嶽父。

“明月,彆急,彆急。”葉凡抓住她的肩膀,儘量安撫,說道:

“他們點名要我去救人,明顯是針對我的,你爸爸不會有事的。”

想想,事情自己而起,也不能不管。

“你姐知道這事冇?”

楚明月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,我剛剛接到電話。”

葉凡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給你姐打個電話。”

電話打過去,楚明心剛到公司上班,正在忙碌公司的事。

應該是不知道,不然她肯定坐不住。

“你姐還不知道,這件事彆跟她說,我先把你爸爸就回來再給她說,彆讓她擔心。”葉凡囑咐小姨子。

事情因自己而起,那就自己負責。

公司正在擴張,老婆在這邊主持,每天都很晚才下班,若知道到這糟心事,估計也會很難受。

“姐夫,我跟你一起去救人。”

葉凡看著她,好一會兒,點頭,道:“好,不過你先等等,我得先去見個人。”

小姨子這性格,若是放在老婆身邊,遲早會暴露,乾脆帶在身邊吧。

葉凡拿出手機,發了條簡訊,轉頭看向墨幺,說道:

“你在這邊養傷,適當保護我老婆,有任何事隨時跟我聯絡。”

帶著小姨子出門。

直奔徐家小院。

來到這邊,看到大家都在修煉,如火如荼,徐月婉和禿鷲對打,洪慶還在研究如何踏入武道界。

每個人都在修行。

楚明月第一次來這裡,感受到一股股磅礴的氣勢,有些詫異,感到一些壓力。

“葉前輩,您來了!”姚老頭走上前去迎接。

葉凡把嶽父被抓的事說了一下。

大家都很緊張,表示要幫忙救人。

“葉前輩,鐘家供奉不少,我們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。”姚老頭說道。

葉凡坐下喝茶,說道:

“鐘家是世俗家族,你們出手不方便,洪慶跟我走,他還不屬於武者。”

“姚老,昨晚墨幺來找我了,洪門的人找上他們爺孫,墨老已經被殺,墨幺重傷,你們這段時間注意隱蔽,洪門的人隨時找上來,如果可以,這個地方還是不要住了,轉移吧。”

“我這次去燕京不知道什麼時候纔回來,你們按照我教你們的方法修煉,定會有所成就,等我去解決鐘家,你們再去找我。”

姚老頭緊握拳頭,怒火中燒,道:

“這些漢奸,簡直喪心病狂,最近我聽聞不少當年參與驅逐洪門的人被殺,冇想到連老墨也遭到敵手了。”

葉凡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不知道神龍組在搞什麼鬼,明明可以不讓洪門重返華夏,卻允許他們進來到處獵殺當年的功臣,實在令人心寒。”

“禿鷲,你剛剛步入武道,還冇尋到自己的道,我給你留兩門功法,一個是刀法、一個是拳法,你自己鑽研,有需要,我會讓你去燕京,我不在的這段日子裡,保護好我老婆。”

看向其他人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