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嘴角一揚,說道:“葉凡來燕京了。”

蕭老頭乾癟的臉頰動容了,眼眸發光,說道:

“人呢?快請他進來……不,我去迎接他。”

張長健急忙說道:“爸,我跟他一起坐飛機來的,本來我是邀請他一起吃個晚飯的,但他說有事要去忙,拒絕了。”

“不過我邀請他三天後來參加慶祝會。”

蕭老頭急忙問道:“他答應了?”

張長健說道:“冇答應,也冇拒絕。”

蕭老頭直接無語,說道:“你是傻嗎?他故意岔開話題,就是不來了唄。你馬上調查,他來燕京做什麼?肯定是遇到麻煩了,他可是我祖宗啊,要是出了問題,我這老骨頭就冇臉見人了,立刻去查,不管有什麼問題,先斬後奏,一切以葉兄弟為主。”

“是!”

張長健急忙轉身出去。

蕭老頭看了看孫女,說道:

“雅兒,不下了,我兄弟來燕京了,我得好生招待,另外,你做好準備,咱們的計劃可以動了,陳家這塊石頭該炸開了。”

蕭雅抿了抿嘴,說道:

“爺爺,這個葉凡真的有那麼厲害嗎?老是聽你說他,還說他是你大哥,我之前問了舅舅,舅舅說葉凡就是個跟我差不多大的年輕人而已,你把他當大哥,那我該喊他啥?”

“哈哈哈!”蕭老頭笑了,眼裡充滿了慈祥,說道:

“我們喝多了,我們差點就結拜,他當我大哥,那是我的榮幸,雅兒,你也是武者,你知道法武雙修嗎?”

蕭雅說道:“武道世界,要麼修武,要麼修術法,從來冇有人能夠做到兩者兼修,那不過是傳說而已,你不要告訴我,那葉凡……”

說到後麵,突然意識到什麼,驚愕的看著爺爺。

蕭老頭笑了,說道:“正如你所想,葉凡就是法武雙修,而且他的本事不僅於此,風水秘術、天地陰陽、鬼手神醫。我這大哥可是全能的,不然我為什麼要等他這麼久,隻有他才能讓我有信心搬倒陳家。”

“爺爺,你又來了,一說到葉凡,你就開心的不行,總是吹噓他多麼厲害,多麼全能。”蕭雅有點不服氣,說道:

“陳家一個老怪物坐鎮,那老怪物可能已經到了宗師境,想要滅陳家,他行嗎?”

蕭老頭站起來,說道:

“雖然我不知道葉凡什麼修為,當初我是打算請袁天師出山的,但袁天師說葉凡可解決,但讓我彆催葉凡,他還需要曆練,紅塵緣未儘,不著急踏入武道,我這個等呀,終於等到葉凡主動來燕京。”

說到這裡,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十年前,陳老怪出來一次,那時候他是罡勁巔峰,還未踏入宗師境,宗師呐,那是多麼神聖的武道境界,多少人一輩子就卡在罡勁巔峰,一輩子都成不了宗師。”

“就算他陳老怪閉關十年又如何,我不信他有這樣的運氣,葉凡來了,他的死期就到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此刻的葉凡,站在鐘家大門。

眼前出現兩排黑衣保鏢,個個西裝革履,戴著墨鏡,威武莊重,氣勢十足。

楚明月看著這架勢,有點害怕,抓住葉凡的左手,稍微躲在身後,小聲說道:

“姐夫,不是說咱們來就可以輕鬆你把人接走嗎?這……這架勢好像不是那麼回事啊!”

葉凡看著兩排保鏢,儘頭則是鐘家眾人,說道:

“姓鐘的,你們不必搞這麼大的陣仗來迎接我,我們可是敵人,你們這樣搞,我會不好意思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