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其他醫院、醫館的醫生們也聞訊趕來。

充滿期待。

“賀家人親自來挑戰,看來這家醫館今天要名譽掃地。”

“我猜這家醫館會在一週後關門大吉。”

“你也太看得起這家醫館的醫生了吧?我賭五天,肯定關門大吉。”

“五天?簡直是笑話,能熬過今天算我輸,我賭今天就關門大吉。”

說這些話的都是來自其他醫院或者醫館的醫生們,他們對醫學界的事情還是比較瞭解的,對賀家更是清楚。

賀家的實力,眾所周知。

今日,定能讓這家醫館顏麵掃地,冇臉再開下去。

今天賀家還特意請來了金陵市電視台的記者過來,帶著直播儀器,準備將這場鬥醫記錄下來。

賀家要找回顏麵,昨天就是因為網上直播,擴大了對賀家的負麵影響,今日他們找回場子,必定要將影響做到最大,要讓金陵人儘皆知。

賀家一年輕人,看向最裡麵,說道:

“葉凡?你不敢出來應戰嗎?你若要認輸,就出來磕個頭,承認自己昨天隻是僥倖,技不如人,我賀家眾人即可離去。”

一個老婆婆拄著柺杖,拉到賀家幾人麵前,大聲說道:

“你們怎麼回事啊?葉醫生可是真正的醫生,幾根銀針就把我的風濕病治好了,你們這是來搗亂的吧?”

賀家年輕人說道:“阿婆,我們可是賀家的醫生,你不會不知道吧?”

老婆婆打量著眼前的幾個年輕人,說道:

“你們就是那個赫赫有名的賀家的醫生?”

賀家年輕人驕傲的點頭,說道:“冇錯,我們就是!”

誰知老婆婆一聲冷哼,翻了翻白眼,說道:

“狗屁神醫世家,我看你們都是嫌貧愛富的人,我們這些窮人去你們醫館看病,你們的醫護人員總是用異樣的眼光看我們,說你們的診金很貴,怕我們給不起,說話陰陽怪氣的,就是想把我們趕出來。”

“人家葉醫生呢,二話不說,先治病,錢不夠還可以賒賬。現在葉醫生還有這麼多病人等著他呢,你們卻來挑釁、叫囂,不是搗亂是什麼。”

賀家幾個年輕人頓時麵紅耳赤,臉上的驕傲變成了尷尬。

賀家作為金陵最強的中醫世家,主要服務的對象是金陵上流人士,畢竟富人捨得花錢,大方;對於阿婆這種基層人士,總是不受待見。

他們都心知肚明。

就在這時!

王晴走過來了,看著賀家人,說道:

“葉醫生說了,他很忙,你們回去吧。”

“不可能,今天我們連電視台的人都帶過來了,一定要分出個高低。”一位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衝到最前麵,大聲說道。

王晴無奈,看了一眼旁邊的電視台記者,說道:

“你們想比,也行,不過得等葉醫生有時間,你們就在這院子裡等著吧,不過葉醫生特彆囑咐你們要是打擾到這裡的病人,你們就會變成病人。”

說完,轉身回去了。

“什麼意思?我們變成病人?”

賀家眾人一臉懵。

“讓我們等著?他什麼意思?就這樣擠在人群中站著等嗎?他的待客之道呢?”

賀家的人非常不爽。

“中仁堂,你們也來了?”

“賀家的人都來了,我們能不來嗎?不知我們來,你往哪邊看,愛民堂,天行醫館都來了。”

“我去,賀家的能量就是大,把幾乎整箇中醫界的人都吸引來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