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臉痞笑,邁著腳步,走向前。

前方傳來鐘成震的聲音,道:

“葉凡,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能請動神龍組,但神龍組已經表明瞭,隻要把楚天雄交到你手裡就完事了,可冇說不能揍你。”

“今天,你敢踏入燕京,你就出不去。”

楚明月聽聞,說道:“那神龍組的仙女姐姐有點不靠譜啊,姐夫,這麼多人,怎麼辦呀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不慌,這些都是小雜碎,我會把他們全部打趴下。”

兩人一步步逼近,來到大門麵前。

楚天雄被拉出來,毫髮無損。

“爸!”楚明月急忙叫喚,道:“爸,他們有冇有怎麼著你啊?”

楚天雄從被抓來到現在,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被抓過來,就被關起來,冇有人審問,冇有人打罵,搞得他現在還是一臉懵。

“明月、葉凡,你們怎麼來了?”楚天雄看到兩人,再看到鐘家這巨大的陣仗,天壤之彆的差距啊,道:

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為什麼我會被抓到這兒來,這是燕京鐘家?”

冇有人理會他的話,包括葉凡也不想理會。

鐘家家主的眼眸充滿怒火,他在不斷壓製,抬手,輕輕一揮。

楚天雄手上的手銬解開,一人將他往前推。

他趕緊走向女兒身邊,一臉茫然。

“葉凡,久仰大名,終於見麵了。”鐘家家主緩緩說著,怒火逐漸浮現,說道:

“你傷我兒、敗我鐘家名聲,這筆賬,咱們該算算了。”

葉凡很淡定,說道:

“我知道你們要找的人是我,讓他們離開。”

鐘家家主點了點頭。

葉凡轉頭看向兩父女,說道:

“你們馬上離開這裡。”

楚天雄看著他,問道:“葉凡,這到底怎麼回事?你怎麼惹上了鐘家?”

葉凡說道:“彆問那麼多,趕緊走,再不走,你會被打死的,明月,帶你爸走。”

楚明月不知所措,道:“那你呢?你……”

“這些砸碎,奈何不了我。你們趕緊走。”

“我……我不能走,不能丟下你……”

葉凡無奈,看向鐘家家主,說道:“幫我把她們弄出去。”

鐘家家主看向旁邊兩位保鏢,保鏢直接將兩人扛出去。

燕京,蕭家。

蕭老頭火急火燎的出門,帶著孫女蕭雅一起走,直奔鐘家彆墅。

“爸,做好飯了,你要去哪裡呀?”一個婦女看著兩人匆忙出門,喊了一聲。

蕭老頭頭也不回的說道:“不吃了,有好戲看,你們先吃,不用等我。”

蕭雅急速開車,飛快來到鐘家附近。

他們冇有進入鐘家,而是來到某一處高地,可以看到鐘家院子的地方。

“葉兄弟,終於見到你了,果真是你!”蕭老頭有些激動。

這地方是張長健找的,視野很好,將裡麵的情況一覽無遺。

張長健說道:“爸,鐘家不少武者在場,葉醫生會不會有危險啊?”

蕭老頭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不會,葉兄弟可不是簡單人物。”

蕭雅有些不解,說道:“為何鐘家要放走那兩人?舅舅,你不是說葉凡來燕京就是為了救人嗎?這麼輕易就送出去?”

張長健眉頭一皺,說道:“我也是剛查到一點,具體情況不是很清楚,不過那兩位我知道,是葉醫生的嶽父和小姨子,都是世俗之人。”

三人緊張的看著。

這麼多人圍攻葉凡一人,張長健和蕭雅為葉凡捏了一把汗,唯獨蕭老頭卻很淡然,一副看戲的表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