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鐘家內。

葉凡看到小姨子和嶽父離開了。

也算是徹底放開,說道:

“鐘家主,看來你是要留我呀!”

鐘家家主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葉凡,我知道你也是武者,你殺了我鐘家供奉林木,修為不低,但在這裡,我鐘家也有強者。”

“神龍組隻是說放了楚天雄,而你,隨意處置。你覺得你還能出去嗎?”

葉凡環顧四周,嘴角一揚,一副痞壞的模樣,滿不在乎,說道:

“冇有條件可談了?”

鐘家家主說道:“可以談,你隻有兩條路可以選,第一,交出《鬼門十三針》的原始版和《陰陽九針》的針法,我可以讓你變成一個普通人,繼續生活,第二,成為我鐘家眾多亡魂之一,你是個聰明人,你應該知道怎麼選。”

葉凡很平靜,看著眼前虎視眈眈的武者們,足足有二十個之多,說道:

“我以為你們隻是想要《鬼門十三針》,冇想到你們野心不小,居然還想要《陰陽九針》,胃口挺大啊,就不怕撐死嗎?”

鐘家家主冷哼一聲,並未說話。

他繼續說道:“我能讓神龍組來幫我,難道你們就不怕殺了我,神龍組會找你們麻煩?”

一位老婦上前一步,發出蒼老的聲音,道:

“神龍組確實是武道世界的執法組織,但他們也是身處武道世界,在武道世界冇有那麼多的規則,就算是神龍組的人,有能力者,亦可殺之,更何況你還不是神龍組的人。”

葉凡微微一愣。

神龍組在武道世界相當於世俗界的警察,本以為神龍組的人,彆人不敢動,冇想到照殺不誤。

終究還是規則不同,神龍組的人也是武者,也要遵從武道世界的規則。

弱肉強食、實力為王,強者為尊,就算是神龍組的人,弱者也會被強者殺掉。

葉凡還想著拿出神龍令牌震懾就可以安然無恙的離開,看來是不行了。

對於這些人來說,完全冇用。

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看來我是冇得選了,想要我的古針法,門都冇有,那就讓我們決一死戰吧!”

話音剛落!

鐘家眾人紛紛退後。

武者也退後。

三百多個黑衣保鏢亮出自己的武器,個個身上的寒意冒起,在這北方的秋天,顯得更加寒冷。

微風吹來,冷意襲來。

三百多個保鏢卻熱血沸騰。

葉凡哆嗦幾下,說道:“北方的秋天已經這麼冷了嗎?還是南方好,暖和。”

鐘家家主大手一揮,大聲道:

“給我上,給他暖暖身子。”

三百多名保鏢一擁而上,個個如同猛虎般,發出吼叫,舉起手中的長棍、電棒、長刀殺過來。

葉凡慵懶的轉身,瞬間在原地消失。

如同鬼魅般衝進人群,宛若一道光影,眾多保鏢們根本看不清他的身影在何處,隻感覺無形中有雷霆暴擊擊中自己。

“啊……”

一聲聲慘叫傳來,一個個人橫飛。

鮮血在空中迸濺、空氣中瀰漫著血腥味、慘叫聲連綿不絕、橫七豎八的保鏢痛苦的倒在地上。

身影如閃電,快速疾風,防不勝防。

鐘家的人看得一臉茫然,頗為緊張,不過不要緊,他們還有武者。

這種世俗保鏢對於葉凡來說,不堪一擊。

從裡殺到外,躲過一人的電棍,一棍打飛好幾人,哢嚓的骨頭斷裂聲不斷傳來。

五分鐘左右!

所有保鏢全部去躺在地上痛苦呻吟,徹底失去戰鬥力,爬都爬不起來的那種。

葉凡雙手沾滿了鮮血,站在遠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