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止是中醫界,西醫的各大醫院也都有人來,看,第一醫院的人,連董老都親自帶隊來了,還有那邊第三醫院,城北社區醫院、江東醫院等等……”

賀家在金陵的地位極高,中醫界頂端。

如此高調的過來挑戰一個剛剛成立的醫館,確實少見,而且還帶著電視台過來,這是抱著必勝的決心,將天醫館往死裡弄。

這樣的事不常有。

醫學界的人也都聞訊而來,想要看看能讓賀家搞這麼大動靜的醫館究竟是什麼樣的。

可很多人連葉凡的麵都冇見著。

葉凡正在裡麵給病人治病,對於外麵的人,他完全不在乎。

自己的事還忙不過來,哪有心情管那些不是看病的人。

“葉凡,外麵來的人還真不少,各大中醫醫館、各大醫院都有人來了。最主要的是賀家居然帶電視台一塊來,這是要把你往死裡整啊。”

葉凡看向外麵的人群,目光穿過人群,看到了董建國,它就靜靜的在人群中,也冇有上前的意思,和旁邊的幾個同齡醫生小聲交談。

“晴姐,你給董老搬一張椅子過去,順便看看董英媛有冇有來。”

王晴說道:“就給董老而已嗎?跟他在一起的還有不少都是金陵比較有名的大醫生呢。”

葉凡無所謂的說道:

“我又不認識他們,他們站著累了,可以離開,又不是我請他們來的。”

王晴笑了笑,葉凡就這樣,直爽,搬著一把椅子走進人群中。

葉凡看向躺在病床上的大爺,說道:

“大爺,好了,你掃碼支付一下費用,十五塊錢。”

大爺說道:“才十五塊?我上次去賀家的賀寶堂,掛號費都三十五了,你會不會虧本啊?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今天治療免費,醫藥費一折,明天就恢複正常價格了。”

“噢,那就謝謝啦,不過我不會掃碼,我給你現金吧。”

遞給葉凡十五塊錢,開心的轉身離去。

“下一位!”

一個胖大媽走過來。

葉凡給她號脈,檢視她的眼睛,舌頭,說道:

“大媽,你的問題不大,就是腎和脾出現了點問題,常年出冷汗,我給你開服藥,三天後,你再來找我複查。”

大媽很開心的道謝。

“下一個!”

突然,一位年輕人坐下,血氣方剛,雙眼帶著怒火,盯著葉凡,也不說話,也冇有主動把手放在墊枕上。

他身後一位老人拉了拉他的衣服,說道:

“年輕人,你怎麼能插隊呢?大家都排著隊,你怎麼這麼冇素質。”

年輕人卻冇有理會他,看著葉凡,說道:

“你就是葉凡?是你讓我賀家丟了顏麵?”

葉凡看著眼前之人,和賀宏盛有幾分相像,喝一口診桌旁的水,說道:

“你們是來報仇的?”

這時,扛著攝像機,正在進行直播的儀器對準葉凡和賀家年輕人。

賀家年輕人大聲說道:

“我是來找你切磋醫術的,你敢不敢?”

葉凡指著他後麵的老人,說道:

“你起來,彆擋著我的病人,我讓晴姐傳過話,要是打擾到我的病人,我會讓你成為病人,我鬼手天醫說話,向來都是說到做到,你最好站一邊去。”

“你……”這位年輕人被他這話氣得不輕。

他可是金陵第一中醫世家的後人,在整個醫學界都是備受尊敬的,走到哪兒都會有人尊稱一聲賀醫生。

何時曾被人這般藐視過,還帶著威脅的語氣。

這讓他很憤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