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誰都不想招惹田家,隻能搬走。

葉凡一臉痞壞,嘴角冷笑,說道:

“田家啊?我好怕怕哦,是種田的嗎?萬一他斷我糧食怎麼辦,我豈不是得餓死?想想都好怕,幾位大哥,多謝你們相告,那我走?”

三人頓時怒火燃起。

言語調戲我們嗎?

一看就是外地人,居然敢挑釁他們。

“小子,你彆不知好歹,田家也是你能侮辱的?”

葉凡完全不理會,打量三人,說道:

“看你們這流裡流氣的,就是田家的三條狗,也敢在我麵前叫,田家就很厲害嗎?你們……喂,怎麼動手啊、君子動口不動手……”

話說到一半。

其中一人直接一拳揮來。

葉凡連退幾步,嘴裡還在不停的說道:

“一看你們就不是什麼君子,做人要講究素養,知道不?你爸媽冇教你嗎?”

揮拳那人見到葉凡很巧妙的躲開自己的拳頭,更加憤怒。

加快腳步追擊上去,揮出的拳頭也是越發有力。

李老看得心驚膽戰,高雅溪和王晴卻很淡然,這三人完全不是葉凡的對手。

葉凡完全可以躲開所有的拳頭。

其他兩人看不下去,也衝上去。

三人夾擊。

“你們……你們太過分了,都給我住手……額……”

那三人完全不理會李老的話,依舊在猛拳攻擊。

然而,葉凡突然反擊。

速度極快。

三拳連出,三人直接翻仰,倒下去。

鼻子和嘴巴都流血了。

捂著臉倒在地上,一臉痛苦。

李老都驚呆了。

葉凡一腳踢在其中一人身上,怒道:“滾!”

三人滿臉驚恐,連滾帶爬的出去,嘴裡還說著威脅的話。

“小子,你死定了,你死定了……”

葉凡走向三人,露出痞壞痞壞的笑容。

李老緩過神來,說道:

“小兄弟,你……你知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?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他們不是說了嗎?他們是為田家效忠的狗,怎麼了嗎?”

李老歎了口氣,說道:“你們趕緊走吧,田家可不是你們這些外地人能應付的,咱們還沒簽合同,你們也冇什麼損失。”

“現在你打了他們,下一次的報複肯定會更猛,他們的手段很卑劣,之前租我這兒的人就是被他們用各種手段逼走的。”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“那都不是事,來多少我揍多少,趕緊簽合同吧,你不會反悔了吧?”

李老看著他,道:“你確定?”

“當然確定。晴姐,你來簽,這醫館就用你的名義。”

王晴愣了一下,以為自己聽錯了,道:“用我的名義?”

“對,用你的名義!”

王晴走過去,簽字,畫押。

葉凡直接付了三年的租金。

接下來就是辦證,改裝醫館,訂購醫療器材。

大家分工合作。

葉凡和王晴去辦證,李老帶路,他說他有關係,可以走後門,一天就可以搞下來。

很快就到藥監局。

李老打了一通電話,直接被請到辦公室。

辦公室接待的是一箇中年男人,給三人倒茶,坐下,說道:

“李老,你的鋪麵又租出去了?”

餘光看了一眼葉凡和王晴。

看來李老是這裡的常客了,每次都帶人過來辦證。

李老笑了笑,說道:“這兩位是外地來的,人生地不熟,我帶他們過來辦個證,你給行個方便。”

說著,拿出一個信封,推到中年男人麵前。

意思大家都懂的。

中年男人看了一眼信封,說道:

“李老,他們是不是在醫館打人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