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直接找局長。

“工商局局長跟田家有點關係,不過不用擔心,他知道怎麼選擇!”方局笑著,道:“一切交給我。”

來到工商局。

直接進入局長辦公室。

卻看到田浩淼已經坐在這裡喝茶。

一副很拽的模樣。

葉凡等人走進來,他很自豪的說道:

“葉凡,給你介紹一下,這位是我表舅,也是工商局局長。”

我的親戚,在這裡就必須得把你卡死。

我親戚總不能幫你吧!

葉凡坐下,看了看眼前這箇中年男人,說道:

“原來是你家親戚啊,看來田少這是要置我於死地呀,那我等著!”

轉頭看向方局,說道:“小方,你看怎麼解決?”

“小方???”

田浩淼和工商局局長兩人都一臉怪異的看向方臨監,卻見他滿臉笑容,絲毫冇有任何的不適和生氣。

工商局局長走過來,問道:“老方,怎麼回事?他叫你小方?我都不敢這麼喊,他……”

方臨監拉著他的手,說道:

“就是小方,我很喜歡這個稱號,葉凡是我兄弟,他喊我小方,親切,聽著舒服。”

這馬屁拍的,臉不紅心不跳的。

溜鬚拍馬技術還真是一絕。

葉凡都替他臉紅。

你可是堂堂一個藥監局局長,多少人想要巴結你,賄賂你,你本應高高在上,此刻卻如此卑微。

方臨監拉著他,說道:“咱們借一步說話。”

兩人走出辦公室,來到一個小隔間。

辦公室留下葉凡等人。

田浩淼盯著葉凡,說道:“你到底做了什麼?為什麼你可以喊方局小方?”

葉凡嘴角冷笑,說道:“我是你惹不起的人,彆說是你,就算是你傾儘田家之力,也惹不起,自以為有點資源、有點人脈就處處為難我,沒關係?你冇我硬!”

“哼,葉凡,你休要得意。”田浩淼冷哼,道:“工商局局長是我表舅,你覺得他會站在你這邊嗎?我不知道你用了什麼辦法蠱惑方局,但我告訴你,我表舅絕對不可能幫你!”

幾人靜靜等候!

兩位局長回來了。

工商局局長一進來,第一時間朝著葉凡走過去,陪著笑臉,充滿熱情,伸手過去,說道:

“葉凡兄弟,什麼都不要說了,你們醫館叫什麼名,我馬上給你批!”

這一幕驚呆了田浩淼,急忙上前製止,說道:

“表舅,你這是……?你剛剛跟我說什麼?你不是說天王老子來了都不給他批的嗎?”

工商局局長看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他是天王老子的老子,小淼,彆怪我,咱們其實也冇那麼親,我隻是你的遠房表舅,而且我作為政府人員,我的職責就是為人民服務,不能瀆職,你明白嗎?”

“不是,表舅,你……”田浩淼一下子就懵了。

目光怒瞪著葉凡等人。

這人到底有什麼本事,居然能讓藥監局局長親自帶過來,連自己的表舅都折服,究竟是怎麼回事。

“葉凡,你背後到底是誰?”

他充滿疑惑!

葉凡嘴角一揚,說道:“你表舅不是說了嗎?我是天王老子的老子,我背後的人肯定就是我爸呀。麻煩讓一下,晴姐,資料交給局長。”

推開田浩淼。

他怒火中燒,眼睜睜的看著表舅簽字、蓋章,卻隻能咬牙切齒。

葉凡等人也不久留,還有其他地方要去。

他們走後,田浩淼大聲說道:

“表舅,到底怎麼回事?那個方臨監跟你說了什麼?”

工商局局長坐下,喝一口茶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