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姐夫,你真的可以當鬥牛士,冇想到牛真的可以比馬跑得快。”

葉凡擺了擺手,‘謙虛’說道:“小意思啦,我還有很多技能呢!”

旁人並不知道他是如何能讓大狗和黃牛驚慌逃竄的,隻有他最清楚,不過是畜生,精神力稍微震懾一下。

他們跑得連命都不要。

圍觀的人充滿疑惑,百思不得其解。

葉凡悠哉遊哉的回去。

“神了,這人真的是神了!”

“能夠不動聲色就讓大狗和黃牛驚惶而逃,這人到底是怎麼做到的?”

“這人好像有點邪術,太邪門了,繼續看,一會兒肯定還會有好戲看。”

就在這麼一會兒功夫!

門口出現了五個揹著竹簍的人,並排而站。

葉凡看了一眼,說道:“這次速度還挺快,看看去!”

好戲接連不斷,圍觀的人越來越多。

中醫街的人都紛紛過來圍觀,這似乎已經成為一種默契。

每次李老的鋪子租出去,田家的人就會來搗亂,各種卑劣的招式層出不窮。

“五毒,居然用到了五毒!”

“唉,我看呐,這醫館堅持不到明天,就這麼鬨下去,誰敢來這兒看病啊。”

“還彆說,這醫館的主人應該是有點本事的,就拿大狗和黃牛不是被他趕跑了嗎?”

“那都是偶然,現在來的可是五毒!”

這一次,大家紛紛退出醫館,站在五個揹著竹簍的人後麵,並且保持一定的距離。

這一點就讓葉凡有點奇怪。

“什麼情況?”高雅溪跟在葉凡身後,也小心警惕起來。

“彆,彆過去!”李老攔住葉凡等人,說道:

“他們的竹簍裡裝的是五毒,彆過去,很危險。”

“五毒?那是什麼?”楚明月一臉好奇。

“青蛇、蜈蚣、蠍子、壁虎和蟾蜍被稱為五毒,都是劇毒無比。”李老解釋說道。

“啊……”楚明月被嚇了一跳,連忙躲在葉凡身後去。

葉凡卻很淡然,說道:

“我是醫生,還怕毒?”

五位揹著竹簍的人,將手中竹簍打開,隨後往院子裡扔過來。

一些蜈蚣、蠍子等都被在空中拋出。

竹簍掉在地上,裡麵的蛇、蜈蚣等等都快速爬出來。

頓時就將幾個女孩嚇的臉色蒼白,特彆是楚明月,直接一蹦上葉凡的身上,雙手扣住脖子、雙腳環腰,緊緊扣住。

“啊……姐夫,我害怕……蛇……”

五毒開始快速亂竄,甚至還朝著葉凡等人過來,作勢要咬人。

葉凡揹著小姨子,眼眸一冷,無形中出現了一股震懾力,這些世俗之人感受不到,但所有的五毒都停下來了,一動不動。

彷彿被人點了穴位,定格住。

“這……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不是,這些五毒怎麼不動了?這不應該啊!”

“這葉凡還真是有點東西,之前不動聲色的就把黃牛和大狗趕跑,現在居然連五毒都被定住了,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?”

大家議論紛紛。

葉凡撿起地上的竹簍,直接伸手過去,抓起地上的五毒,放回竹簍裡,說道:

“彆愣著了,趕緊撿起來,這些東西雖然有劇毒,但泡酒可是有大用處的,很補的,多謝他們送來這麼好的東西。”

李老總覺得這個年輕人不一般,但自己又看不透,走進去,拿了幾把鑷子過來,交給高雅溪和王晴。

他們一起動手,將五毒放回竹簍裡。

圍觀的人們都是一臉懵,完全不知道這到底是為什麼。

人群中有一人麵色凝重,他是武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