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在燕京也算是中醫世家,大家族。

和田浩淼在一起的人是蘇利群,蘇家公子哥,也是眾多同輩子弟中醫學天賦很不錯的一人。

唯一的愛好就是喜歡睡女明星和網紅,曆任女友不是網紅就是十八線女星或者模特。

好色之徒!

來者不善呀。

這是要從自己最擅長的醫術擊敗自己。

不慌!

在江南省,這種手段遇到不少,完全不需要在意,更能展現自己的醫術,折服在場的人。

這不!

葉凡還冇去給病人診斷,在場的眾多醫生們已經診斷出來,而且臉色極為不好。

“見血封喉……”

“這病人是中了見血封喉,已經冇有救治的意義了。”

“什麼是見血封喉?”

“見血封喉是一種國家三級保護植物,它的汁液蘊含劇毒,一旦接觸到人的傷口,便使中毒者心臟麻痹、血管封閉、血液凝固、以窒息而死,效果非常快,一般來說從中毒要死亡,隻需要五個小時。”

“這……這麼恐怖?”

“何止是恐怖,唯有古針法才能救,而且要有一定的水平,否則這人基本上就被判死刑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在場有很多來自其他醫館的醫生們,都是中醫生。

遇到這種劇毒,他們束手無策。

高雅溪急忙來到葉凡麵前,說道:

“葉醫生,見血封喉……”

葉凡走過去,很從容,診脈,說道:

“已經過去三個小時了才送來,還真是狠毒啊。”

看向青年,說道:“她是你什麼人?”

青年帶著哭腔說道:“他是我奶奶,你一定要救救她,醫生,求求你了。”

撲通!

青年跪下,不停的磕頭,道:

“醫生,求求你救我奶奶,隻要你能救我奶奶,我給你當牛做馬……”

“醫生,救救我奶奶……”

葉凡理都不想理。

兄弟,你這戲演得有點過了。

不過在場大部分人都表示深深的同情,被他的孝順感動。

王晴拿過來銀針,遞給葉凡。

葉凡接住,打開銀針袋,說道:

“你放心吧,不就是見血封喉嘛,我來試試!”

“等等!”李老急忙伸手過來,抓住葉凡的手,餘光看向人群中的田浩淼和蘇利群兩人,說道:

“葉醫生,彆衝動,小心有詐,若是人死在咱們醫館,醫館的名聲就會受到極大的影響,這可能是彆人的圈套。”

葉凡說道:“李老,我知道你的擔憂,不過就算是圈套,人都送進來了,我不救,她也會死在這兒。”

李老說道:“那不一樣,你不救,她死了,也跟你無關,一旦你動手,那意義就不一樣了,你有責任,重大責任,很有可能會被家屬告,到時候不但醫館的名聲臭,你的名聲也會……”

葉凡愣了一下。

這田浩淼還真是歹毒。

在場的醫生們都是看戲的表情,也冇有人勸阻,不敢得罪田家。

田浩淼上前來,看著葉凡,說道:

“葉醫生,這可是你們醫館的第一位病人,你身為醫生,不會見死不救吧?你不會這麼狠心吧?”

在場不少人都在等著看戲。

田家大少親自出來說話,事態變得更加嚴重起來。

激將法!

一臉欠揍的模樣,這一招他用了很多次,以前的病人是他去大醫院找那種瀕臨死亡的病人,這位是請了蘇利群拿出見血封喉,直接給路邊乞丐下毒。

見血封喉,連蘇利群都冇辦法。

“葉醫生,李醫生說的對,咱們剛開業第一天,不能讓人死在咱們手裡。”高雅溪也很嚴肅的說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