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突然一位青年中醫大聲說道:

“他不是鐘家人!”

一下子吸引了眾多人的目光。

青年中醫走過來,說道:

“我知道他是誰,前段時間我去江南省出差,剛好聽到他的一些訊息,他的鬼門十三針是盜竊了鐘家的,這件事在江南省傳得沸沸揚揚,當時還聽說鐘家人會下江南省將他除掉,冇想到他居然還活著。”

田浩淼盯著他,說道:“你確定?”

還是謹慎點好。

鐘家可是他們的祖宗,不能得罪呀。

青年中醫肯定點頭,說道:“我非常肯定,當時我還問了一些中醫朋友,不過我的事辦完了就回來,不知道鐘家人最後有冇有下去。”

人群瞬間炸裂。

紛紛指責葉凡!

“原來他是偷了鐘家的針法,居然是個盜賊,強盜!”

“偷了鐘家的獨有針法,居然還敢來燕京顯擺,這不是狼入虎口嘛。”

“一個盜賊也敢在這裡耀武揚威,簡直可笑。”

鐘家的人在整個醫學界很出名,在場的人基本上都認識,但就是冇見過葉凡,故而,他們更願意相信青年中醫的話。

葉凡就是盜賊!

一時間,所有人都站在同一個戰線上。

紛紛指責!

葉凡也是無奈,難道又要跟這些人解釋一遍。

完全冇必要,直接無視就好了。

“好啊,你個盜賊,居然偷了鐘家的針法。”田浩淼頓時心情大好,搞定眼前之人,必定會獲得鐘家的好感,說不定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會因此而得到提升,競爭未來家主之位增加力量,指著葉凡,大聲說道:

“今日,我就替鐘家剷除你這個盜賊。”

李老在一旁,震驚於葉凡的古針法,他心裡犯嘀咕。

這可是鐘家獨有針法,華夏人都知道。

內心也是搖擺不定,小聲問道:

“高醫生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?”

高雅溪看著他,說道:“你也不信葉醫生?這不怪你,我當初跟你一樣,直到鐘家鐘宏朗去了江南,揚言要擊敗葉醫生,最終真相浮出水麵。”

“什麼真相?”

“古時,《鬼門十三針》幾經流轉,被分成殘卷,鐘家得到了一部分殘卷,葉醫生得到了完整版,在場的鐘宏朗也承認了,所以說,葉醫生的針法並非出自鐘家,而因為他得到的是完整版,比鐘家的更強。”

“當初的那場鬥醫,葉醫生贏了鐘宏朗!”

“什麼?”李老震驚不已。

鐘宏朗的醫術在燕京也是赫赫有名的,更是鐘家的頂梁柱之一,中醫之術在燕京醫學界享有極大的威名。

居然輸給葉醫生!

這個年輕人越來越讓人看不透了。

病人的臉色逐漸恢複,但在場的人已經不關注病人的變化,更關心的是葉凡的針法。

畢竟盜竊鐘家獨有針法可不是小事。

鐘家的強大在場的人都瞭解,那是個龐然大物。

田浩淼轉身,走向人群後麵,給鐘成震打了個電話,將這裡的情況說了一下。

鐘成震那邊的反應卻很平淡,道:

“我知道了,不過我可以告訴你的事,葉凡非我鐘家人,你想做什麼,可以放心的去做,不需要有所顧慮,如果有需要幫助,跟我說,我可以給你提供相應的幫助。”

田浩淼微微一愣。

居然不憤怒!

難道鐘家人真的下江南省瞭解過了?

交給自己?

這不是給自己立功的機會嗎?

“鐘少,你放心,我來處理,一定讓他付出慘痛的代價。”

掛了電話,心裡更有底氣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