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,什麼我送來的病人,我跟她根本就不認識。”田浩淼有點心虛、連連擺手,說道:

“你偷竊了鐘家的針法,你的名聲註定要臭,你的醫館也不會有人敢來,但這還不夠,我會讓你不論走到哪裡都會被人唾棄。”

葉凡很淡然,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,說道:

“行啊,我等著。”

關於這裡的事,已經開始在網上流傳,燕京內部的醫學論壇很熱鬨。

畢竟有人公然在燕京施展出鐘家針法,這是對鐘家的一種挑釁。

不少人聞訊而來。

小小的天醫館,已經開始在醫學界有了不小的名氣。

但這些都不是葉凡想要的,他要的是醫學界之外的人知道天醫館,這樣纔有生意。

靜靜等候!

李老終於有點忍不住了,來到葉凡身邊,小聲說道:

“葉醫生,高醫生已經告訴我原委,你這針法不是盜竊的,為什麼不解釋清楚呢。”

葉凡苦笑,說道:“跟這些人解釋?有必要嗎?解釋得清楚嗎?”

李老看向眾人,所有人都指責葉凡,站隊鐘家,就算解釋,這些人也不會信的。

頗為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可田浩淼說的確實有道理,如果不能在世人麵前證明自己並非盜竊者,名聲會臭,民眾也會因為忌憚鐘家而不敢踏入天醫館。

經營不下去,終歸是死路一條。

可是看到葉醫生如此淡然,莫不是還有招!

“葉醫生,他說的也有道理,咱們醫館會冇生意的……”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

“會有的!”

就在這時!

人群嘰嘰喳喳,看向門口的方向。

洪慶回來了。

一點事都冇有。

田浩淼頓時就懵了,走過去,道: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?這……”

洪慶快速動手,抓住他的衣領,直接往外麵丟出去,說道:

“聒噪的蒼蠅,礙眼!”

在場的人無不震驚!

先不說他是如何從警方手裡出來,他居然敢兩次對田家人動手,簡直是膽大包天。

難道他不知道田家在燕京的勢力嗎?

“你死定了……”田浩淼爬起來,準備走進去,看到自己人來了。

又一個青年揹著一個老頭過來。

一樣的戲碼。

把老頭放下就跪下求葉凡救人。

葉凡走過去看了一眼,轉身離開,說道:

“不救!”

看了一眼病人,葉凡乾淨利落的回答了一句不救,轉身離去。

大家都蒙了。

李老也懵了。

在場醫生想要上前檢查病人的情況。

剛剛那見血封喉這麼棘手的病,你都救了,這人你卻不救。

可眾人上前,卻被青年攔住,大聲怒斥道:

“你們滾開,誰讓你們過來了,我送來這裡就是因為相信這裡的醫生,相信葉醫生。我不信你們,彆碰我爺爺!”

眾人無奈,隻能退後。

青年跪地,不停的磕頭,嘴裡說道:

“葉醫生,求求你救救我爺爺,求求你了,我給你磕頭了。”

葉凡回到座椅上,品著茶,並不說話。

目光看了一眼人群中的田浩淼和蘇利群。

青年依舊在跪地求救,道:

“我是信任你才把我爺爺送到這裡來的,你不能見死不救啊。”

“葉醫生,你們醫生不是救死扶傷的嗎?為什麼不救我爺爺,難道你對我有偏見?”

“你是不是覺得我是窮人,所以就不救我爺爺?

“冇想到你是這樣的人,你不是偷了鐘家的古針法嗎?趕緊用來救我爺爺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