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楚明心看了一眼那個破碎的三角符,並未說話,繼續批改眼前的檔案。

冇錯,即使住院,她也放不下手頭的工作,董英媛不讓她出院,她就把病房當辦公室。

楚明月有些激動的看著手機,湊過來,說道:

“姐,你看,果然不出你所料,現在整個金陵的中醫館、各大醫院都有人去天醫館了,二狗這回恐怕真的要被打敗,名譽掃地也說不定。”

楚明心也看向手機中的直播,微微一愣,正好聽到葉凡說在場針對他的人是垃圾,並未說話。

本來在她的想象中,賀家的出現可能會引起一些轟動,但冇想到連西醫都去了。

事情搞得有點大。

特彆是葉凡罵那些人是垃圾。

必定會遭到那些人的強烈反擊。

“我去,二狗,你牛逼啊,居然罵賀家的人是垃圾,我怎麼突然有點佩服二狗了呢。”

楚明月有點激動。

“姐,我要去現場了,不在這兒陪你了。”

她急忙跑出醫院。

楚明心看了一眼餘嘉芸,說道:

“王總、雷總那邊情況如何?”

餘嘉芸說道:“兩位老總並未怪罪與你,這種意外車禍,誰都無法意料,隻是他們家族的人並不這認為,還說你隻是一點皮外傷,他們的家人卻重傷進ICU,內部出現了很大的分歧,有不少人表示取消合作,甚至有當場表示要和我們的對手劉家合作。”

楚明心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可以理解,這件事雖然不是我們的原因,但我們確實有不可推卸的責任,他們所需的醫藥費等等,從公司財務走。”

突然,手機響起。

“喂!”

“楚總,不好了,你父親堅決要去醫院看你,我拉不住。”

楚明心臉色微變,馬上掛斷電話,打給父親,卻被直接掛斷,馬上看向餘嘉芸,著急說道:

“我爸要來醫院看我,你馬上過去,攔住他,不管在哪裡看到,必須攔下,不能出門。”

餘嘉芸趕緊轉身出去。

董英媛很不解,問道:“明心,為什麼不讓你爸來看你?雖然咱們都不喜歡男人,但那終究是父親,跟彆人不一樣。”

楚明心拉著她的手,說道:

“是,不一樣,所以我不能讓他外出,意外隨時都會降臨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天醫館!

葉凡一句話得罪一大票人。

特彆是賀家的人,各個怒火充斥在臉上,冷若寒霜。

“這個王八蛋太囂張了,我得給他點顏色瞧瞧!”

這次來的都是賀家的年輕人,血氣方剛,哪受得了這樣的謾罵,就要衝上去了。

卻被人拉住。

“你乾嘛?這裡彙聚了不少醫學界的人,更有電視台,網絡直播,他不顧形象,難道你們賀家也要跟他一樣不要形象了嗎?”

賀家年輕人氣得跳腳,看著一臉無懼,嬉皮笑臉的葉凡,越發憤怒,道:

“難道就這樣任由他罵我們嗎?”

“你是醫生,你們都是賀家優秀的子弟,你們要用自己最擅長的醫術擊敗他,行動勝過一切,所有人惡毒言語在實力麵前都不堪一擊。”

還是中年男人看得清。

審時度勢!

葉凡可不會這麼輕易就隨他們所願。

看著天空逐漸下起了雨,嘴角露出壞笑。

“各位患者,趕緊進來,要下大雨了。”

很多人意識到了,大雨即將來臨。

“你是患者嗎?”

葉凡攔住一個準備上來的中年人,問道。

那人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是江東醫院的醫生。”

葉凡毫不客氣的說道:“那你不能上來,我這兒地方不大,患者眾多,你又不看病,來這兒添什麼亂啊,趕緊回家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