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蕭老,跟我小姨子出去的那個武者……”

蕭老頭還冇說話。

旁邊一位武者開口了,說道:

“那個世俗女孩是你小姨子?小夥子,你們家要發達了。”

葉凡不解,問道:“怎麼說?”

武者說道:“那是霸刀宗的弟子,經常帶領世俗女孩進入武道世界,一旦你小姨子成為武者,你們一家子的地位都會提高,以後飛黃騰達,指日可待。”

葉凡說道:“他會這麼大方?”

武者說道:“當然是有條件的,說明他看上你小姨子了,想要和她成為道侶。”

葉凡的眉宇間出現了一縷寒光。

果然不是什麼好貨。

打著武者的名義哄騙小姑娘而已。

“我出去看看!”

葉凡有點不放心,走出去。

來到院子,看到霸刀宗青年男子正在演練武學,擺弄著花架子,同時在貼身指導楚明月擺姿勢。

時不時的揩油。

楚明月內心單純,並不覺得這是在揩油,隻是以為對方在認真的教她修煉。

蕭老有些不放心,也跟了出來。

“大哥,霸刀宗的刀法很不錯,若是你小姨子能學到,日後……”

“我在江南省殺過霸刀宗的人。”葉凡一句話堵死他,眼睛直盯著小姨子。

一旁的蕭老愣住了。

他殺了霸刀宗的人?

“大哥,這是為何啊?霸刀宗跟很多世俗家族都有供奉關係。”蕭老有些不解,招惹霸刀宗等同於招惹了很多世俗家族。

而且能擁有供奉,說明那個家族的實力不弱,就算不是在燕京,在其他省份也算是頂尖的存在。

葉凡冇想那麼多,敵人要殺我,我肯定要反殺,說道:

“殺了便殺了,冇有那麼多為什麼。”

蕭老無奈,說道:“你應該看得出來這裡的武者什麼修為吧。”

葉凡看著小姨子,似乎對修煉武道很有興趣,即使被揩油也渾然不知,還在虛心詢問自己的姿勢對不對。

燈光下的兩人動作極其曖昧。

“最強的是丹勁初期,怎麼了?”

蕭老說道:“這人名為譚元武,雖然隻有內勁中期的修為,但他的師父林棟是丹勁巔峰修為,實力強勁。而且在場的那位丹勁初期武者和林棟交好。”

葉凡冷笑了一下,說道:“你這是在警告我嗎?”

“大哥,你這是什麼話嘛,我就是隨便說說,這些人肯定不是你的對手。”蕭老趕緊說著,注意到又有人走出來,還是那位丹勁初期武者,話鋒一轉,說道:

“今天是長建的慶功宴,咱們和氣生財。”

葉凡也注意到了丹勁武者的到來,看向小姨子,喊道:

“明月,你在乾嘛呢!”

楚明月停下手中的動作,說道:

“姐夫,嘻嘻,譚先生說他是武者,正在教我修煉呢,以後我也會成為一個高手,等我成為強大的武者,我可以保護你呀。”

葉凡笑嗬嗬的走過去,同時說道:

“明月,你有這份心,怎麼不跟我說呢,我可以教你呀,怎麼能麻煩譚先生呢。”

譚元武看著葉凡的眼眸有一縷寒光,儘管隱藏在眼眸深處,但還是被葉凡捕捉到,說道:

“姐夫,你一個世俗之人,怎麼教……”

“打住!”葉凡擺手,打斷他的話,說道:

“彆喊我姐夫,我跟你不熟,也不是你姐夫。我的小姨子,我會親自教,就不用譚先生多費心了。”

譚元武眼中的寒光增加了幾分,餘光看了一眼蕭老,說道:

“她願意跟我學,那是她的事,你隻是她的姐夫,不是她的老公,難道你還要乾涉她的選擇不成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