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看向小姨子,問道:“明月,你想跟他學?”

“我……”楚明月有點為難。

就算再大大咧咧、再單純,也看得出來兩人之間的火藥味。

不過她確實想要學習武道,想以後跟姐夫並肩作戰,保護家人。

譚元武看她猶豫不決,說道:

“武者、超越人類極限的存在,踏入武道、不僅可以提升超強戰鬥力,還能延長壽命、甚至可以永葆青春,彆看在場的有些人,表麵上隻是四十歲的外表,有可能已經是一百多歲了,這就是成為武者的優勢之一。”

“真的?”楚明月激動了。

永葆青春,這是無數女孩心中的嚮往和美好幻想。

現在整容行業這麼發達就是最好的論證。

葉凡冷笑一聲,說道:

“就像你一樣,雖然看起來二十來歲,但你已經四十歲了,對嗎?”

譚元武眼眸冰冷不再掩飾,盯著他,說道:

“男人四十一枝花,況且我身體機能永遠都是三十出頭的狀態,這是你們俗世之人所不及的,也是你們永遠達不到的奢望。”

葉凡說道:“你一個閱曆豐富的老男人誘騙小姑孃的手段,就不要在我小姨子身上使勁了,有我在,我不會讓你得逞的。”

“哼,小子,我是看在蕭老的麵子上不跟你計較,你卻步步緊逼。”譚元武徹底怒了,充滿火藥味的口氣,怒瞪葉凡,說道:

“我想要做什麼事,需要向你請示嗎?一個世俗之人也敢在我麵前跳,就算你是蕭老的朋友,那又如何,惹到我,一樣可以殺了你。”

殺意寒光泄露出來。

無形中有一股磅礴的大勢鎮壓下來。

楚明月感覺到一些難受。

葉凡卻淡然如水。

他繼續說道:“我喜歡你小姨子,你應該感覺到榮幸,我帶她入武道,以後身為武者的她會回饋到你們身上,意味著你們家族能夠快速崛起,難道你放著世俗的榮華富貴不要?阻攔我跟你小姨子在一起?”

葉凡很平靜,伸手將小姨子拉過來。

就在葉凡的手觸碰到她的手的那一瞬間,楚明月感覺到壓力,一身輕鬆,有點好奇的看著姐夫。

總覺得姐夫很不一般,但又說不上來。

葉凡看著她,說道:“我小姨子如果喜歡你,我自然不會乾涉,但你剛纔藉著教她修武的由頭,不停的揩油,我懷疑你動機不純。明月,你喜歡他嗎?”

楚明月這才注意到剛纔確實被揩油了,但自己一心隻想修煉,並未注意。

本以為譚元武隻是單純的想教自己習武,冇想到居然是打著這樣的旗號。

抬頭,看向譚元武,他充滿自信,堅信楚明月會選擇他。

楚明月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隻是想跟他學習武術,並冇有往那方麵想。”

譚元武頓時有點尷尬,說道:

“明月,雖然咱們是第一次見麵,但我已經喜歡上你了,如果你願意,咱們以後就當個逍遙武者,一起闖蕩武道界。而且你還可以像我一樣永葆青春。隻要你願意,你姐夫也不能乾涉你的選擇,你好好想想,彆著急。”

楚明月皺眉想了一下,還是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譚先生,謝謝你,但我還是喜歡我姐夫,我姐夫說他也是武者,他也可以教我的,以後就不麻煩你了。”

譚元武突然抓住她的手臂,拉過去,一股更加強大的氣勢碾壓下來,說道:

“明月,他不是武者,他冇有武者氣息,就是個普通人,你彆被他騙了;你再好好想想,彆著急,好好想想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