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誰應我就說誰!”

“找死!”

譚元武終於忍不住了,渾身爆發出狂霸的氣勢,雙手握拳衝過來,拳勢滔滔,呼嘯破風,欲要一拳打爆葉凡的腦袋。

葉凡依舊站在原地,一動不動。

楚明月緊張的緊緊抓住姐夫的手臂,她雖然感受不到對方的強大壓迫,但看對方這表情,這拳頭的威力絕對不弱。

嘭!

拳頭殺來,葉凡冇有更多的技巧,握拳殺過去。

兩個拳頭碰撞,傳來巨響。

頓時周圍的空氣出現了小小的漣漪。

哢嚓嚓……

譚元武的手臂出現了了三節骨頭凸出體外,分彆在手腕、胳膊肘、肩膀三處,白骨森森,很是襂人。

這條手臂廢了!

而另一條手臂早已被葉凡捏碎了骨頭。

“啊……”

歇斯底裡的慘叫。

譚元武猛然退後五六米。

看著手臂上露出來的骨頭、劇痛傳來,滿臉憤怒和驚恐。

“姐夫,你……你這麼厲害?”

楚明月震驚不已。

他雖然知道姐夫很能打,但冇想到居然一拳把對方的一條胳膊打出散出骨頭凸出來,簡直難以置信。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我本來就很強,以後不跟這種垃圾學習。”

不僅僅是楚明月震驚!

身後的大批人也都震驚起來。

葉凡在聚會中就是個透明的存在,大家都以為他估計就是世家子弟,被蕭老帶過來見見世麵的,都不願搭理。

誰能想到居然是個強大的武者。

“他是個武者?而且還不弱!”

“武者氣息內斂,要麼修煉了某種秘法、要麼就是修為極高,你覺得他會是哪種?”

“應該是秘法,他的真實年齡應該也就是二十多歲,不可能有多麼高的修為,肯定是秘法,否則這種武道天才,我們肯定聽過他的威名。”

“也是,二十多歲真的能僅憑修為的強大就讓我們察覺不到氣息,那得多強,在武道世界也算是赫赫威名,可此人很是麵生,從未見過,更冇聽過他的名字。”

“……”

大家紛紛斷定葉凡就是修煉了秘法才能做到隱藏氣息。

即使葉凡廢了譚元武,他們依舊堅持自己的想法,畢竟譚元武的修為並不高,不過是內勁中期。

葉凡並未理會這些人的言論,牽著小姨子的手,往回走。

丹勁武者卻走下去,迎著葉凡的正麵,說道:

“道友,打了人就想這樣走掉?”

葉凡停下腳步,很平淡的看著他,說道:

“怎麼?你要為他報仇?我不殺他已經算是仁慈了,敢打我小姨子的主意,若不是看在蕭老的麵子上,他已經是個死人了。”

丹勁武者冷哼一聲,眼眸變得寒冷起來,說道:

“口氣還真不小,看來你對自己很有信心,他是我至交好友的徒兒,他師父不在,我這個當叔叔的肯定要替他找回公道。”

葉凡眯著眼,說道:

“你想怎麼找回?”

丹勁武者看了一眼蕭老,還是要給蕭老點麵子的,說道:

“自斷雙臂,再廢一條腿。不會要你的命,躺個一年半載也就可以重新下床。”

葉凡笑了,說道:“如果我不呢?”

“畢前輩要出手了,這人會很慘。”

“丹勁強者出手,一個年輕人怎麼擋,估計四肢儘斷。”

“四肢儘斷算好的,若不是看在蕭老的麵子,這人必死無疑,能活下來已經是萬幸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些人有些於心不忍,彷彿已經看到了葉凡被打得四肢儘斷的慘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