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丹勁武者在他們心中是極其強大的存在,在場的大多是內勁、外勁和化勁,丹勁是很多人可望不可求的境界。

之前在裡麵,一直恭維畢前輩,希望他能指點一二。

現在能看到畢前輩出手,他們很激動。

張長健有些擔憂,來到嶽父身邊,說道:

“爸,畢浩浩可是丹勁武者,真的讓他們打?”

蕭老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擔心的不是葉凡,而是畢浩浩。葉凡向來不按套路出牌,我怕他真的被觸怒了,出手太重,連我的麵子都不給。”

“……”張長健愣了一下。

你不擔心葉凡,卻在擔心畢浩浩。

貴婦一臉疑惑,說道:“爸,這人真的有那麼強?可我看他怎麼跟世俗之人冇什麼區彆啊、”

蕭老笑了笑,說道:“這就是他可怕的地方,武者氣息內斂,他並非修煉秘法,而是實力碾壓。”

旁邊一位武者聽了他們的對話,忍不住說道:

“蕭老,你這朋友到底是什麼人?你說他是實力碾壓?畢前輩可是丹勁,難道他還能是罡勁不成?”

蕭老笑了笑,說道:“他是一名醫生!”

“醫生?……”

旁邊的武者越發迷惑。

盯著院子,一場大戰即將爆發,大家都很期待。

“畢叔叔,殺了他!”

譚元武憤怒的怒吼,眼神如刀,若是眼神可以殺人,他已經殺葉凡千百次了。

畢浩浩盯著葉凡,眼眸冰冷,說道:

“你若不自己動手,那就隻能我幫你。”

葉凡轉頭,看向蕭老頭,說道:

“明月,你去找蕭老,我馬上解決這人,你注意看我怎麼把這人打成豬頭,以後你也可以,這種雜碎就該打。”

楚明月有些猶豫。

蕭老招手,道:“明月,快,過來。”

她走過去。

葉凡看向畢浩浩,說道:“來吧!”

嗡!

畢浩浩渾身爆發出一股磅礴之氣,周圍的空氣都在瘋狂旋轉,彷彿陷入一個漩渦中,他身上的肌肉不斷結塊,宛若一條條小蛇爬滿全身。

陽剛之氣籠罩,宛若一隻從深山裡跑出來的狂獸。

動了!

腳下的青磚都被他踩裂,如同一座小山移動,速度卻極快,右手握拳,拳勢滔滔而驚駭,空氣都被他拉拽過來。

秋天的北方本來就很冷。

這颶風的快速移動,秋風呼嘯,伴隨巨拳。

這一拳蘊含著極強的勁力,不是誰都可以抵擋的。

屋簷下的人感受到這一拳的拳威都冷汗直冒。

“太強了!”

“這就是丹勁強者的威力嗎?”

“他為什麼不動?等著被一拳打爆嗎?”

這些人有點奇怪。

葉凡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穩如泰山,雙眸盯著轟殺過來的拳頭。

拳頭近在眼前。

葉凡終於動了。

身體瞬間在原地消失。

畢浩浩的巨拳撲空,他驚愕了。

這麼近的距離,對方居然躲過他的巨拳。

還冇等他反應過來,葉凡出現在他的身側,正是揮出拳頭的手臂旁邊。

巨拳準備橫掃過去。

葉凡的手動了。

抓住他的手臂,直接破防他的拳勢,以蠻力拉拽,將他如同小山般的身軀拽動,往遠方一扔。

畢浩浩儘力想要反抗,卻發現這人爆發出來的一股巨力,根本反抗不了。

隻能被甩出去。

在空中翻滾,嘭的一聲,站穩在地麵上。

眼神變得淩厲起來,不再有之前的輕視,而是凝重。

就在剛剛那一瞬間,他感覺到此人不弱,至於什麼修為,尚未可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