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低頭、彎腰、態度誠懇。

葉凡看著他,意示他坐下喝茶,說道:

“誰讓你來的?”

蘇利群眼神閃躲,馬上說道:“是我自己要來的,冇有人讓我來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你覺得我會信嗎?”

蘇利群歎了口氣,說道:“我不知道您和慕醫生的關係,我昨晚已經去慕家請罪,得到慕家的原諒,但我覺得我應該做點什麼,這也是慕蓉蓉慕醫生教我的方法。”

“葉醫生,對不起。你放心,以後我會補償您的,我每天都會給您這邊送來病人,絕對不會讓您的醫館……”

葉凡擺了擺手,打斷他的話,說道:

“你不必如此,你也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田浩淼騙了,而且你送來的病人跟自己來的意義不一樣。我已經原諒你了,晚點我會給慕蓉蓉打電話說明一下。”

蘇利群感激的站起來,說道:

“謝謝葉醫生,謝謝,非常感謝!”

葉凡看著他,說道:“你這麼做,不怕田家?”

蘇利群說道:“田家跟我蘇家都是九大三流家族之一,田家背後有鐘家,我蘇家背後有慕家,就算田家知道了,也不敢拿我怎麼樣。”

葉凡點了點頭。

勢均力敵,誰也不怕誰。

他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葉醫生,我有一個辦法可以幫你破了眼前這個局麵。”

“哦?你說!”

“如果你和其他家族的人都成為朋友,我說的是其他三流家族的人,到時候田家肯定不敢得罪這麼多家族,也就不敢為難你了。”

“那我要怎樣才能跟他們成為朋友呢?”

“我帶你入圈,明天晚上,九大家族有個聚會,都是年輕人,你以我的朋友身份去參加,到時候多和其他人打招呼,我也會儘量給你介紹認識,到時候我安排一個局,你儘量展現自己的醫術,定能博得關注,反正一回生兩回熟,我以後多多帶你。”

葉凡思索了一會兒,雖然人情交往比較麻煩,但這好像也是個不錯的辦法,醫學交流大會還得等半個月呢。

“行,那明晚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蘇利群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其實,如果穆家能帶你進入六大家族的圈子的話,那就更簡單了,不過我不能決定那邊的事,不過九大三流家族,我可以帶你,那我明晚來接你。”

“好!”

蘇利群離開了。

葉凡接下來的時間又是很閒。

整個醫館都閒!

今天的營業額一千三百,淨利潤五百。

難呀!

第二天!

八位壯漢還在,當門神!

不過田浩淼走進來,對葉凡等人說了不少風涼話,各種嘲諷。

“……葉醫生,以後門口那八位就是你們醫館的門神了,我敢保證,絕對不會有病人敢進來,你們就等著餓死吧。”

葉凡喊道:“洪慶,趕蒼蠅!”

洪慶從裡麵走出來。

田浩淼拔腿就跑,跑得比兔子還快。

心裡都有陰影了。

他之前去查過為什麼洪慶可以那麼輕易就從警察手裡出來,結果被告知,他冇資格知道,頓時無語。

但也知道此人不好惹。

終於到了傍晚。

蘇利群來了。

把葉凡接走。

前往聚會的路上,蘇利群不停的給葉凡講解關於九個三流家族的相信情況,還給葉凡整理成文檔,發到他的手機上。

準備得挺充分的。

“蘇少,你連這些人的喜好都給我列出來了,還真是夠詳細的。”

蘇利群笑了笑,說道:“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嘛,對了,葉醫生,我們先去第三醫院一趟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