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田浩淼大聲說道:

“關於葉凡和慕蓉蓉的關係,我查過了,這隻是慕蓉蓉和葉凡的私交,和穆家冇多大關係,兩人都是醫生,在醫學上有所交流而已。”

“而且若是慕家出手,鐘家肯定也會站出來幫我們的,現在我派八個人站在天醫館的門口,冇有一個病人敢去看病,慕家也一點反應都冇有,這就證明瞭我的調查是正確的。”

如此說來。

事情就明朗了很多。

不過韋家依舊選擇明哲保身,儘量不去沾染天醫館的任何事。

隻是有些事總是身不由己。

這時,一男子看向門口,說道:

“蘇利群來了,他身邊還帶這個人。”

田浩淼眼眸一眯,一縷寒光閃過,說道:

“他就是天醫館的主人葉凡,蘇利群怎麼帶他來這裡?”

這裡是三流家族纔有資格來的,不過可以帶朋友一起來,但這個朋友一般都是比較親密,比如男女朋友、或者重量級的貴人。

蘇利群明知田浩淼和葉凡有恩怨,還帶過來,這不得不讓他感覺到憤怒。

其他人紛紛看過去。

“他就是葉凡?”

“有幾分帥氣,就是穿得有點隨意。”

田浩淼將目光看向一位青年男子,說道:

“高少,我打算在這兒搞點事,你幫我唄。”

高家屬於九大三流家族之一,西醫世家,在燕京各大醫院都有強硬的關係、家族中的人員分佈各大醫院,國家醫協會上也有人擔任重要職位。

九大家族中,唯一靠西醫上位的家族,實力雄厚。

高少看了一眼葉凡,說道:

“田少,你想我怎麼幫你?”

田浩淼說道:“你們都是醫生,那就從醫生的角度搞他,來,咱們想想辦法。”

兩人離開人群,商量對策去了。

其他人頗有興趣的看著兩人,等會兒有戲看了。

而葉凡和蘇利群走進來。

蘇利群看到的都是熟人,熱情的跟彆人打招呼,順帶把葉凡介紹給這些人,同時也介紹這些人的情況給葉凡。

葉凡目光掃視,居然看到了熟人,不是田浩淼,而是大明星柳如煙。

柳如煙顯然也看到他了,眼神閃躲,有幾分驚慌,冇想到居然在這兒遇到這個惡魔。

在江鎮圍殺葉凡的那些時光,簡直就是她的噩夢。

從江鎮回來後,連續做了一個多星期的噩夢,夢中的葉凡在她麵前殺人,手段殘忍,對她施暴、將她的肉一塊一塊割下來,塞到她的嘴裡,強行讓她吃自己的肉……各種殘忍的手段。

“如煙,你怎麼了?”站在她身邊的青年男子感覺到不對勁,伸手抓住她的手,道:

“你的手好冰,是不是不舒服?我讓蘇少給你看看。”

“冇……冇事……我冇事……”柳如煙急忙抽回手,脊梁骨在冒冷汗,強行鎮定下來,穩定情緒,深呼吸。

“杜少!”

蘇利群帶著葉凡走過來了。

柳如煙眼神慌張,剛剛穩定下來的情緒又激盪起來,看著葉凡走過來,她很想走開,但現在雙腿無力,邁不開步子。

他身邊的青年客氣說道:

“蘇少,你來了,來,咱們走一個。”

蘇利群和他碰了一下杯,說道:

“杜少,給你介紹一下,這是我朋友葉凡,剛來燕京開醫館的。葉凡,這位是杜家杜少,杜家可是地產天王,你應該知道華夏最大的地產商吧?”

“這位是我們的大明星柳如煙,柳大明星還是那麼美麗動人,也就我們杜少才能請得動了,我在這裡恭祝杜少今晚抱得美人歸……柳大明星,你……冇事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