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有點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凡。

蘇利群笑著說道:“誤會解除了,葉凡不是盜賊,各位,走一個,以葉凡的醫術,未來肯定會崛起的,以後咱們就是朋友。”

雖然誤會解除,但這幾人還是一臉不太樂意和葉凡交往的表情。

葉凡苦笑。

還真是傲嬌的大少爺、大小姐啊。

若不是為了醫館,我會慣著你們?

就在這時!

輕音樂突然換了。

變成華爾茲!

韋琳嘴角露出笑容,說道:

“親愛的華爾茲來了,跳舞去。”

很多人自覺的尋找舞伴,兩兩跳舞。

似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舞伴,男女搭配,伴隨著輕緩的樂章開始跳舞。

葉凡看向蘇利群,說道:

“還有這個環節?”

蘇利群拍了拍自己的腦袋,說道:

“這是正常環節,我忘了告訴你,走,我給你找個舞伴。”

目光巡視,發現一個尷尬的問題。

女孩不夠!

不對勁!

剛進來的時候,女孩明顯比男孩多,好些女孩消失了。

目光看向已經在跳舞的田浩淼,說道:

“葉凡,有人在搞鬼。”

葉凡也注意到田浩淼偶爾會瞟過來的目光,說道:

“這是要故意讓我落單呀,蘇少,你的舞伴呢?”

蘇利群看著不遠處的一個女孩,正對著他笑,說道:

“走,我的舞伴給你!”

兩人走過去。

蘇利群說道:“青兒,你陪我朋友跳支舞吧。”

女孩有些為難,說道:“蘇少,我……我一直都是你的舞伴,而且我跟他……不熟!”

蘇利群有幾分嚴肅,說道:“一回生兩回熟,他是我朋友……”

“算了!”葉凡擺了擺手,看向女孩,說道:

“我有舞伴了,你們跳吧!”

蘇利群有點懵,道:“你有舞伴?哪兒呢?”

此時!

整個舞池裡,已經成雙成對,伴隨音樂起舞,舞姿優美,十分養眼。

田浩淼和他的舞伴靠近這邊,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凡,不是什麼人都可以融入我們的圈子,有些東西是骨子裡練出來的,你穿著一身破爛也想進入我們的圈子?簡直搞笑。”

“你會跳舞嗎?”

“你有舞伴嗎?你問問在場的人,誰願意當年的舞伴?”

“就問你尷不尷尬?哈哈哈!”

他笑得很大聲。

不少人也都看過來,露出嘲笑的表情,甚至有的女孩也在偷笑。

很明顯就是為了看葉凡笑話的。

葉凡的目光掃視整個舞池,舞姿最美的當屬柳如煙,她和杜少配合,無論是步伐還是身段、配合的非常完美。

大家都留出了一個很大的空間給兩人展示舞姿。

蘇利群聽到田浩淼毫不掩飾的嘲諷,有些生氣,說道:

“田少,你彆太過分了,跳個舞而已……”

葉凡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問道:

“你和杜少關係如何?或者說你們蘇家和杜家關係如何?”

蘇利群看向舞池中央的杜少,正享受著跳舞的樂趣,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葉凡,你不會是想搶杜少的舞伴吧?”

葉凡冇有說話,表示默認!

隻要他願意,柳如煙自動來。

蘇利群急忙說道:“葉凡,彆衝動,雖然我們都是三流家族,但杜家算是三流家族之首,而且杜家的上麵是魯家庇護,魯家路子比較野,也是做房地產的,還有旅遊業。而且柳如煙雖說隻是個大明星,但她也有不為人知自的背景,就算你想要她跟你跳舞,她未必會答應。”

葉凡平靜的說道:“她會答應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