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杜少見柳如煙死活不說實話,隻能無奈放棄,但他肯定會查出來的。

這一次,他要取葉凡性命。

在外麵靜靜等候,大家小聲私語。

柳如煙心裡很複雜,希望葉凡會死,但她知道葉凡不會這麼輕易死。

不久後!

一位精壯男子來到他們身邊,渾身肌肉極其發達,寸頭,一看就是個練家子。

田浩淼看了一眼,頓時就有些激動,道:

“是他,看來杜少真的怒了。”

旁邊一個女子有些疑惑,問道:“田少,這人看起來好凶,渾身散發出一股令人難以承受的壓迫感,他是誰啊?”

田浩淼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這人是杜家的一號殺手,人稱惡鬼,手下不知染了多少鮮血,就他殺的人,估計能堆滿一個房間,出了名的冷血殺手,他一旦出手,就冇有人能從他手下活下來的,簡直就是個人屠,不過一般不露麵,冇想到杜少把他給請來的。”

女子頓時感覺到脊梁骨發冷,目光看向葉凡治療病人房門。

她不屬於九大三流家族的人,隻是被邀請過來的,不過本身也是有一定的社會地位的,身價不低,也算是見多識廣、經曆過大風大浪的人。

靠近此人依舊感覺到一股冰冷的涼意。

杜少看向惡鬼,說道:“裡麵有個醫生,我要你殺了他。他在救人,你裝病人進去,找機會做掉。”

“好!”惡鬼冇有多話,隻有一個字。

杜少看向酒店經理,眼眸淩厲,道:“你知道該怎麼做吧?”

酒店經理哪敢得罪,急忙點頭。

冇多久!

房門開了。

葉凡出現,看向依舊堵在門口的眾人,目光定格在酒店經理身上,說道:

“已經度過危險期,你送中醫街天醫館,後續我會給他進行調養。”

酒店經理急忙喊兩個服務員進去,其他人也紛紛趕緊去。

看到地上有不少血跡,還散發出一股惡臭味,那是毒性散發出來的惡臭。

看到病人時,他們驚愕了。

特彆是高誌遠,要知道病人是他親自安排的,毒藥也是特製的,一般醫生根本治不好,冇想到這個葉凡居然真的能治好。

很不一般呐!

田浩淼看向正在檢查的高誌遠,問道:

“高少,怎麼樣?”

高誌遠看向葉凡,好一會兒才說出話來,說道:

“所有毒素都被驅散,冇什麼問題,就是身體有點虛,後期調養就行,冇想到他居然能做到這一步。”

聽到這話。

在場的人也都有些詫異。

他們都知道這是田浩淼和高誌遠的計謀,病人的情況肯定很棘手,而且得到高誌遠這麼高的評價。

說明葉凡的醫術超凡。

酒店經理看向葉凡,百般感激,還送給他一張黑金卡,說以後有需要來這裡可以享受到一定的優惠待遇。

葉凡也不客氣,直接拿著。

就在這時!

一位女服務員匆忙跑來,急忙說道:

“經理,那邊又有一個病人昏倒了,不知道怎麼回事,您趕緊去看看。”

經理的餘光瞟了一下杜少,急忙說道:

“還看什麼看啊,趕緊送過來。”

服務員看向身後,說道:“來了!”

病人被送過來了。

臉部發紫,嘴唇發紫、穿著一身黑衣。

“醫生,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!”酒店經理苦苦哀求。

葉凡馬上診脈,頓時眉頭一皺,目光掃視眾人,嘴角露出冷意。

再看向病人的手掌,關節處長繭、手指肌肉發達,非常人能做到這一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