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表麵上平靜如水,暗地裡波濤洶湧。

整個燕京都是如此。

此刻的蘇家。

蘇利群來到爸爸辦公室,進行彙報情況。

“利群,你是說杜家的惡鬼被葉凡廢了?”蘇家家主蘇華茂詫異的說道:

“那可是杜家的一號打手,身手了得,斬殺過不少歐美雇傭兵,替杜家當了很多殺手。”

蘇利群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爸,我親眼所見,葉凡打惡鬼就像是打小孩一樣,惡鬼毫無還手之力,臉都被毀容了,而且還把他變成植物人,你可以去醫院檢視。”

“爸,我有個大膽的猜測,這個葉凡極有可能是個武者。”

蘇華茂眉頭一皺,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一個武者,開醫館,當醫生,總感覺不太對,昨晚的事,慕家知道了嗎?”

蘇利群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他們知不知道,就算現在不知道,估計很快也會知道,我看慕蓉蓉和葉凡挺親的。”

“對了,爸,葉凡和柳如煙之間似乎發生過什麼,柳如煙對他言聽計從,對他似乎很畏懼,寧願為了他,不顧杜家的顏麵,當眾打臉杜少。”

蘇華茂又沉思,一會兒,說道:

“這個葉凡隱藏太多秘密,你繼續和他交往,保持友好態度,有需要可以找我,就算他最後什麼都冇有,我們也可以在慕家麵前得到一些好處。至於柳如煙,我會派人調查的,有情況了跟你說。”

讓葉凡感覺到不適應的是從柳如煙來了之後,他的醫館變成了網絡打卡聖地,來的都是柳如煙的粉絲,個個生龍活虎的,就冇有病。

但人家來了,你總得招待一下,人家興許還會跟你買點養生藥。

這就讓葉凡非常鬱悶。

而且據瞭解,這些粉絲來自天南地北,並不隻是眼睛而已。

旁邊醫館的人看到這邊的人絡繹不絕,以為生意多好,結果以瞭解,居然都是來打卡的,說是大明星柳如煙看過病的醫館。

“喲,人真不少啊!”

這是隔壁醫館王醫生,看著年輕人拍照打卡,一臉嘲諷,走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醫生,冇想到你居然忽悠到柳如煙來你這裡看病,看來你關係不簡單呐,不過僅僅是這樣可不行,粉絲可不是病人,可不會給你帶來生意。”

葉凡懶得看他。

他已經不是第一個來嘲諷的人。

自己也很鬱悶。

李老也不理會,和葉凡下棋,說道:

“不用理他,就算冇有看病的,也有人氣,咱們也算是在燕京出了名的,還有幾天就到全國醫學交流會,到時候你使出古針法,一定可以一鳴驚人的。”

葉凡不說話,下棋。

接下來的日子,基本就是白天下棋,晚上指導小姨子看病,小姨子的天賦極高,經過一個多星期的指導,已經在洪慶之上。

雖然也還冇踏入武道界,不過已經有這種趨勢了。

葉凡在這裡過得也挺安逸。

距離全國交流大會還有十天。

公佈了參加大會的名單。

在整個醫學界是大事,當眾人看到天醫館的名字時,很多人都提出了質疑,網上不停的轟炸,都在懷疑有黑幕。

“冇有黑幕纔怪!”葉凡嘿嘿直笑。

在華夏的各種比賽,都有暗箱操作的行為,內部工作人員都知道,隻是大家都簽署了保密協議。

“葉醫生,網上鬨得很凶,說咱們醫館冇有資格參加全國醫學交流大會。”高雅溪看著手機上的新聞,走到葉凡身邊。

葉凡看了一眼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