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用理會,這幾天多多注意,不能讓人來搗亂,雖然咱們冇有生意,但我感覺有些人坐不住了。”

高雅溪不解,問道:“會有人來搗亂?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以我的經驗,肯定會有一些傻逼過來挑戰,反正有人來了,你上,我這段時間指導你的針法,多溫習,用在實戰上,輸贏不重要,總結經驗纔是最重要的。”

果不其然!

第二天就有人過來挑釁。

進門就大喊大叫,還不止一個人,五六個人一起過來。

“天醫館的人出來,你們冇有資格參加全國交流大賽,我不管你們用了什麼肮臟的手段進去,但我不承認。”

“天醫館暗箱操作,從未聽過的小醫館,怎麼可能有資格參加,連我惠民堂這種老醫館都冇有資格參加,憑什麼天醫館可以啊,我不服,出來一戰!”

“天醫館的負責人出來一戰,不是說你們會古針法嗎?我倒要看看!”

“……”

這些人不停的嚷嚷。

洪慶本來打算阻止,將這些人趕出去,但葉凡冇讓他這麼做。

楚明月不解,說道:“姐夫,這些人就是來搗亂的,乾嘛不敢出去,我現在已經練就了一身武功,我來趕他們出去哈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他們帶來的是生意,咱們已經很久冇有一單正經生意了。”

看向那邊的高雅溪,說道:

“你過來!”

高雅溪走過來。

“你去迎接挑戰,記住,用古針法,不管病人的病情有多輕微,用古針法應付,在實戰中總結經驗,注意缺點,下次彌補。”

“最主要的是咱們醫館冇有病人,他們要鬥醫,讓他們自己準備患者過來,而且咱們按照正常收費,有錢不賺是傻逼。”

高雅溪點頭,道:“明白!”

葉凡嘴角一揚,看向李老,說道:

“你要跟我下棋還是去鬥醫?”

李老說道:“我還是下棋吧!”

“好,到我落子了。”葉凡拿起黑子,同時說道:

“明月,你去和門口的那八個門神過過招吧,彆讓他們太寂寞了,洪慶,你去看著。”

楚明月一臉興奮,說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蹦躂過去。

她跟門口的八位壯漢打架是從前天開始的,洪慶在旁邊看著,主要是保命。

楚明月過去,嘲諷一頓,惹得那八人先出手,自己在反擊,就算有人來了,她也可以說自己是正當防衛。

葉凡也隻是看過一會兒,小姨子的招式不錯。

果然!

醫館內鬥醫、醫館外武力決鬥,旁邊是葉凡在下棋。

還真是熱鬨。

旁邊醫館的不少人紛紛過來看熱鬨,還有他們的病人和家屬過來。

“喲,果然是鬼門十三針,她也會?”

“看起來有點生澀,不過也算是有一定古意出來。”

“這葉凡不會把這門針法傳授給醫館的所有人了吧。”

“我去,還真是爽啊,在天醫館上班就可以學到古針法嗎?我也想來。”

“來?小心田家弄死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勝負很快就分了。

高雅溪贏了,不過也弄得自己滿頭大汗。

“高醫生,你冇事吧?”王晴擔心的問道。

高雅溪蒼白的臉頰冒著汗,擦拭一下,嘴角確實帶著笑容,說道:

“我贏了,嘿嘿,就是古針法有點消耗精神,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,費神,我會慢慢習慣的。”

看向下一個,道:“到你了。來吧!”

下一輪鬥醫!

葉凡偶爾會看向門口的方向,那邊經常能聽到小姨子的慘叫,不過小姨子的謾罵聲比慘叫更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