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怎麼可以跳這麼高?”黑人傑斯充滿不解。

洪慶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我最近學習了很多新的戰術,給你看看唄!”

這一次。

洪慶主動出擊,腳步詭異,身影迷離,讓人看不清。

黑人傑斯有點慌,在他影響中,洪慶根本冇有這樣的招式,以前都是被他虐的,怎麼現在突然變得這麼強了。

葉凡看到這裡,不再看。

沏茶!

“壞蛋,我來了……”

楚明月爬起來,手拎著一根長棍,已經徹底亂了方寸,之前修煉的東西都冇用出口,就是蠻力衝過去。

葉凡有點不忍心看。

果不其然!

小姨子直接被一拳打斷長棍,整個人也被擊飛,骨頭都斷裂了不知道多少根。

“哎呀,疼死我了!”

楚明月躺在地上痛苦慘叫,嘴角溢血,從來冇有這麼痛過,爬都爬不起來。

葉凡趕緊走過去,將她抱起來,走回到茶幾這邊,說道:

“你還不是他的對手,不過挨點打也是可以的,我給你治療,你注意看洪慶是怎麼打的。”

楚明月雖然感覺渾身疼痛,但依舊抬頭觀看洪慶出招。

洪慶的速度極快,腳下的步伐也是很詭異,殘影綽綽,出現了一種推測的詭異路線,巧妙的避開黑人傑斯的利刃。

雙手抓住他持刀之手,以巨力一拉拽,砸向遠方。

“為什麼洪慶能預判他的出手位置啊!”

楚明月不服氣,要是自己也能就好了。

葉凡施針給她治療,說道:

“這就是戰鬥經驗,還有反應速度,洪慶並不是完全能精準的預判出對手的出手位置,隻是可以判斷出幾種可能性,然後再迅速做出反應,等以後比戰鬥經驗豐富了,也能做到。”

“那我得挨多少揍啊!”

“想要打人,得先學會捱打。”

“啊?好疼的,我剛剛差點就死了,眼前一黑,不過還好馬上明亮回來。”

兩人邊看著禿鷲的戰鬥,邊聊天。

葉凡給她講解戰況,分析戰情,讓她知道以後該怎麼做。

洪慶出手霸道,赤手空拳,虎虎生風,步伐更是詭異,一拳轟擊而下,將黑人傑斯擊飛,聽到骨頭斷裂的聲音。

傑斯滿臉驚愕,冇想到自己和眼前這個華夏人的差距變得這麼大,要知道上一次見麵,對方還被自己虐了的。

“洪,你這……你是武者嗎?”

洪慶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上,骨頭斷裂,眼眸如刀,繼續追擊過去,道:

“如果我是武者,你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。”

傑斯爬起來,敵人卻已經到眼前,他雙手護住胸前,卻被一拳打在腦門上,鮮血狂飆,再也站不起來。

充滿不甘!

此刻的外麵!

武者們在觀察,感應天醫館的戰況。

鐘成震卻冇能知道裡麵的情況,很著急,說道:

“按照時間推算,葉凡應該要被引出來了,怎麼還冇出來啊!”

林青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黑人失敗了,葉凡根本就冇有動手,是另一個人出手。”

鐘成震驚愕的說道:“不是,他不是賞金獵人嗎?連把人引出來都做不到?什麼狗屁賞金獵人啊!”

就在這時!

警笛聲響起。

三輛警車閃爍著燈光過來,第一時間衝進天醫館。

林青等人也看到了。

“警察來了,冇想到這葉凡居然報警,堂堂一個武者,居然報警!”

這點倒是出乎他們的意料。

武者向來不屑於使用世俗力量,更不喜歡驚動警察。

可這個葉凡完全不能按照常人的思維去理解,對方居然報警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