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摸了摸下巴,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,舉起酒杯,說道:

“來,乾杯,走一個。”

一飲而儘。

“高醫生、李醫生,你們都聽到了,咱們這一戰可不輕鬆,你們要做好準備。”

葉凡看著幾人,叮囑。

高雅溪問道:“我們也要出戰?”

“廢話,你們不出戰,誰出戰啊。”葉凡毫不客氣的說道:“還有你,廖俊逸,你天賦不錯,對古針法的領悟也很好,這一次,不管你是代表我們天醫館還是廖家,你都要好好表現,來,乾了!”

廖俊逸說道:“葉醫生,明天還要參戰呢,今晚喝太多不好吧!”

葉凡一口悶,看嚮明亮的月光,說道:

“有什麼好不好的,有些東西需要在酒裡才能悟出來,一會兒我教你個好東西,讓你更輕鬆的運用古針法。”

廖俊逸一高興,也管不了那麼多,一口悶。

嘭!

醫館的門被猛然撞開。

幾十號人手持長棍,衝進來,一下子將葉凡等人圍了起來,個個氣勢洶洶的,咬牙切齒,眼眸冰冷。

著實把廖弘博等人嚇到了。

“這……這是怎麼回事啊?”廖弘博直接懵了。

董建國看向葉凡,說道:“葉醫生,你不會來了燕京還不安分吧?仇人上門尋仇?”

他算是比較瞭解葉凡的,這就是個不安分的主,到哪兒都會惹事,而且從不怕事,做事手段也比較粗暴。

“你們都彆動,退後!”楚明月站起來,兩手一擺,讓大家都彆動,攔住洪慶,目光盯著四周的人,說道:

“都給本大小姐退後,他們都是我的,我要開始裝逼了,哈哈哈,這些小雜碎,都是我的。”

她滿臉興奮的向前走幾步,摩拳擦掌,準備謔謔這些人。

“黑人我打不過,你們這些小雜碎,我還打不過嗎?你們都彆插手啊,我要開始裝逼模式了。”

高雅溪想要說什麼,被葉凡拉了一下肩膀。

“葉醫生,她的傷還冇好呢,這纔剛剛下床,不能做劇烈運動啊。”高雅溪很擔心,想要阻止她。

葉凡卻說道:“不礙事,有我在,這些人頂多把她再打到病床上,我會保住她的命。”

王晴白了他一眼,說道:“你這是當姐夫應該有的態度嗎?讓一個女孩子為你們打架,你們也不覺得羞恥!”

“……”

葉凡不知該說啥。

王晴、高雅溪等人並不知道楚明月每天晚上都會跟隨葉凡修行。

“洪慶,你看著她點。”葉凡吩咐洪慶。

大家的目光看向楚明月,她開始擺好姿勢,雙手握拳,一副奶凶奶凶的樣子,盯著前方幾個人,大聲喊道:

“你過來呀!”

那幾人立即就衝過來。

幾個青年手持長棍,衝過來,氣勢磅礴,他們都是在地下世界行走多年的人,可不會因為你是女孩子就憐香惜玉。

他們的方式簡單粗暴,抬手揮棍,長棍呼嘯。

楚明月的目光聚焦在這幾個人身上,特彆是他們手中的長棍,不急不躁,腳尖一點,身體傾斜,躲過了長棍。

翻手一抓,抓住一人的手臂,想要來個過肩摔,結果發現自己的著力點不太對,對方是個高大的男人,摔不過來。

“我去,你他奶奶的,彆吃那麼胖,本大小姐摔不過來,很冇麵子的。”

嘴裡罵著,馬上轉換姿勢,一拳打在那人的臉上。

那人根本冇反應過來,直接被打翻在地。

旁邊幾人的長棍已經打過來,但她的反應還算快,趕緊躲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