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走過去。

直接就是兩拳,將兩人打得鼻孔飆血,翻仰在地,苦不堪言。

抬腳一踩!

哢嚓嚓……

廖弘博等人看了都脊梁骨一陣發涼。

太狠了!

“住手……”

兩位武者衝過來,大聲喊話。

葉凡纔不想理會。

哢嚓嚓!

反正他們不敢出手,隻能乾看著。

“啊……範叔,救命啊……”

“啊……救我……救我……”

“葉凡,我錯了,我知道錯了,以後再也不敢招惹你了……”

兩人苦苦哀求,武者著急得像螞蟻上鍋。

葉凡冇有絲毫的憐憫之心,也不理會任何人,抬腳就是踩斷,四肢儘斷,血液流淌。

拍了拍手,看一眼腳下的鞋,沾到了血跡,說道:

“這血恐怕不好洗啊,杜少,借幾百塊錢買雙鞋。”

從他的口袋裡,拿出千百,居然隻有三百多。

不過現在人人都是用手機支付,帶三百在身上已經不錯了。

未了,葉凡猛踢兩腳,將兩人踢飛,說道:

“帶他們走吧,現在去醫院,說不定還能保住!”

兩位武者背起兩人,狂奔離開。

葉凡看向那邊的洪慶,早已結束戰鬥,渾身沾滿了大量的鮮血。

“滾,再不滾,殺了你們!”

葉凡怒吼,這些人都是帶著不同程度的傷勢,連滾帶爬,在月光下顯得彆有一番風味。

葉凡轉身走向飯桌。

所有人都看著他,不再像之前那樣如同好友久彆重逢。

“喂,彆這樣,咱們還是朋友,今晚的事跟你們無關。”葉凡儘量破冰。

“葉醫生,你……你不怕嗎?那可是田家和杜家……”董建國看著他,說道。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習慣就好,來,我敬大家一杯。”

鐘家的某個莊園內。

這裡聚集了不少人,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大醫生,每個人看起來似乎都溫文爾雅,細細聆聽鐘家家主發表講話。

下方的人也隻是小聲議論。

“這個葉凡是何許人也?為何會引起鐘家這般憤怒。”

“老顧,你是剛到燕京吧?我剛來燕京就聽說了,葉凡偷竊了鐘家的《鬼門十三針》,還以此開了醫館,這才惹怒鐘家的。”

“什麼?竟有如此膽大妄為之人?連鐘家的獨門針法都敢偷。”

“可不是嘛,不然鐘家為何要著急我們在全國交流會上對付葉凡呢。”

“還是不對,鐘家是《鬼門十三針》的獨有家族,就算被葉凡偷竊,醫術也應該比葉凡強纔對啊,他們鐘家隨便派個人都能碾壓葉凡,為何要我們這麼多古針法世家的人聯手呢?”

“額……這其中隱情我們就不知道了。”

來自全國各地的大醫生們對於這點就不清楚了,不過鐘家將他們聚集在一起,他們肯定是要給鐘家麵子的。

對付一個盜竊賊,他們還是願意幫助的。

盜竊本來就是一件可恥的事。

鐘家主舉起手中的酒杯,說道:

“諸位,葉凡這般可恥之徒,醫學界的敗類,還希望所有人抵製,還我們醫學界一個乾淨的環境,來,我敬大家一杯。”

“乾杯!”

大家舉杯共飲。

鐘家主又說道:“我知道在座的家族都接觸到了武者的存在,你們也有想要踏入武者的心,隻要你們中,誰擊敗了葉凡,我鐘家定會將一本武道功法奉上,而且可以介紹你們認識更多的武者,至於能不能讓武者成為你們家族的供奉,那就靠你們自己爭取了。”

這無疑是最大的誘惑。

特彆是中醫世家,醫術高深到一定程度,都知道中醫和玄學之間是有一定聯絡的,若能得到武者的幫助,指導進入武道修行,定會能將醫術提高到另一個層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