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馬老上一次作為國家代表出征東瀛國,輸了,但他能代表國家出征,說明他的實力並不弱,很多人不甘心,馬老這次來,肯定也是想要再次代表國家出征。”

葉凡眉頭一皺,說道:“來這裡還能代表國家出征其他國?”

廖弘博說道:“你剛剛去洗手間,冇注意聽,這場交流會邀請的都是國內頂尖的醫生,表現突出的,可以獲得國際交流的資格,醫術的交流是無國界的,全世界共享。”

“不過我最可恨的是東瀛國,偏說中醫之術是他們國家先創造出來的,簡直可恥,不止東瀛國,還有泡菜國,甚至泡菜國還想向國際申請,得到國際認可呢,還好國際上否決了,媽的,記得有一次泡菜國居然說孔子是他們國家的人。”

很憤怒!

連廖弘博這樣的人都忍不住爆粗口。

果然,各界代表的講話耽誤了一個上午。

葉凡雖然是第一次參加交流會,但也聽著犯困,都是一些官方客套話。

不過旁邊的董建國、廖弘博等人給他介紹來自各個地方的厲害醫生有意思點,讓他最感興趣的還是幾個古針法世家。

這場交流會主要形式就是鬥醫,分組形式,一共有120個隊伍。

葉凡這邊第一個對戰的是普通的西醫,來自江南省。

“有點古怪!”廖弘博看了分組後,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一般來說,來自同一個省份的人是不會相遇的,除非到後期,不可能在一開始就相遇,這也是一種以防作弊的手段,可葉醫生第一個便是咱們江南省的醫生。”

葉凡對此並不瞭解,看了一下分組,隻要第一組他贏了,第二組他就會遇到古針法世家的人。

“我注意到了很多不友善的目光。”葉凡緩緩說著,總覺得其中暗藏殺機,隻是現在大家都表麵平靜。

王晴說道:“鐘家作為燕京東道主,肯定會有所動作,葉凡,你一開始就遇到了江南省的人,會不會就是鐘家特意安排的?”

葉凡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午飯時間到了,咱們先去吃個飯吧。”

附近就有飯店。

葉凡和江南省的醫生們一起去吃飯。

和他對戰的中年西醫走過來,和他坐一起。

“葉醫生,關於你的傳聞,我在江南省就聽過了,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對手,但能和你比一場,我倍感榮幸。隻是我覺得咱們都是來自同一個地方,不應該被安排到一塊,是不是你也想跟我比一場,所以才特意去安排的?”

葉凡直接無語。

這人的醫術還冇邱慧高呢,他哪來的自信啊!

“張醫生,咱們都儘力而為,不過這真的不是我安排的。”

張醫生有些尷尬。

就在這時!

葉凡的手機響起,看了一眼,是洪慶。

離開人群,接電話。

“葉醫生,我查到了鐘宏朗的位置,不過他一直待在家中,自從收到那封信之後,就冇出過門,估計是有所防備。”

葉凡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給你安排個任務,今晚做掉他,一會兒等我電話。”

“好!”

掛了電話,葉凡給張長健打了電話,讓他幫忙想個辦法將鐘宏朗支出來,並且把自己的計劃告知。

讓他執行擬定。

“葉醫生,你放心,我會注意隱藏自己的身份,讓你的人做得悄無聲息。”張長建傳來聲音,道:

“把洪慶的電話給我,我來安排。”

“好!”

“葉醫生,等等!”張長建又說道:“田家供奉有動靜,鐘家的供奉也有所行動,我擔心是針對你的,你要注意安全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