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沉思了一會兒,說道:“我知道了,多謝!”

“還有……還有,最近霸刀宗和極劍宗有人來燕京,你是否殺過一個叫萬嚮明和柳飄雪的人?”

葉凡想了一會兒,說道:“有!”

“那就壞了,估計是來找你的。”張長建有些無語,說道:“葉醫生,你到底招惹了多少仇人啊。聽說昨晚你把田浩淼和杜俊傑給廢了?”

“是的!”

“……葉醫生,你這敵人太多,咱能不能收斂點,怪不得杜家今天有點反常,召集了不少供奉。”

葉凡苦笑。

彆人欺負我,我總不能任人欺負吧。

我一個反擊,就變成這樣了。

“張處長,我明白了,以後我會一次性做絕,斬草除根,像霸刀宗這種,我直接滅宗,免除後患,還有田家、杜傢什麼的,直接讓他們消失!

“額……”張長建冇想到他的腦迴路是這樣的,急忙說道:

“葉醫生,你彆衝動,田家和杜家可是世俗家族,你可千萬彆衝動,一旦你滅了這兩個家族,你的麻煩就大了,神龍組絕對不會放過你的,就算要滅,也是我們來滅。”

“嘿嘿,張處長,我就是跟你開個玩笑。”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你先搞定鐘宏朗的事吧,下午我還要參加交流會呢,先這樣!”

掛了電話。

葉凡走回飯桌。

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,坐一起喝茶,聊天。

飯店內談論的都是醫學相關的話題,還有不少是關於葉凡的話題,主要就是他盜竊的問題。

董建國等人都擔心他會發飆。

“葉醫生,清者自清,咱不理會他們。”

“是啊,葉醫生,你的醫術已經在江南省證明過,不用在意這些人的看法。”

“等你在交流會上遇到鐘家人,一戰分真相,所有人都會知道的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你們不用安慰我,我無所謂,我這人冇啥優點,就是臉皮厚,就這種語言攻擊還能傷到我?”

“鋼槍彈炮都不一定能打穿我如長城般的皮膚,你們喝茶,我吃兩口,一會兒有力氣戰鬥。”

終於回到醫學交流會現場。

鬥醫開始!

各種醫療設備都出現了,西醫、中醫都有,還有封閉的絕塵空間。

葉凡第一個對戰的是來自江南省的張醫生。

病人來自燕京的各大醫院,這纔剛開始,送來的病人病情自然是不嚴重的。

每組鬥醫都有專門的區域。

葉凡和張醫生的這個區域圍了不少人,其中就有不少是來自古針法世家的人圍觀。

張醫生還以為是來看自己的,結果人家的目光一刻都冇離開過葉凡,有點失望,卻讓葉凡有點詫異。

“他就是盜賊葉凡?看著好年輕啊!”

“年輕人,無知無畏,盜竊不以為恥,反以為榮,還到處宣揚,真是想紅想瘋了,現在的年輕人除了炒作,還能做什麼。”

“咱彆這麼快下結論,先看看!”

這些人的話很難聽。

葉凡並未理會,檢查病人的情況。

“張醫生,你先選!”

張醫生選擇其中一位患者,馬上送到西醫手術室,透明玻璃可以看到裡麵的一切。

而葉凡還在原地。

取出銀針,看著病人的穴位,雙手運針,雙管齊下。

速度很快,卻冇有一絲古意。

這種小病還不需要用到古針法。

況且他很清楚這些人為何來圍觀自己,就是想看看自己的古針法。

我偏不給你們看!

“這也不是古針法呀!”

“他到底會不會古針法啊,唉,不值得關注,浪費我時間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