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家掃興的離去,但還有人堅持看完整個過程,特彆是那些年長的醫生。

“這雖不是古針法,但落針穴位還是有點不一樣的地方,看似毫無關聯的銀針,卻在經脈的牽引下有互聯,有點意思,有點意思。”

說話的是一個老頭,一身中山裝,不停的撫摸著自己的鬍子。

說話的是江浙省馬家的馬老爺子,一臉慈祥,慈眉善目,頗有韻味的看著葉凡的針法,稍作點評。

旁邊一位老婆婆乾癟癟的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這人雖然使用的不是古針法,但確實有幾分妙,馬老,看他這模樣,能用到這一步已經是極致,你認為他真如鐘家所說那般?”

馬老笑了笑,像這種小病確實冇有必要過多觀看,隻不過想見識一下鐘家忌憚的是個什麼樣的人。

“年紀輕輕,就算真的古針法,也隻是頗有瞭解,不會深入,我認為不值得過多關注。”

老婆婆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下一場,不出意外的話,他對戰的是東北省王家,雖是年輕一輩,但古針法世家,應該會有些看頭。”

“那等下一場再來?”

兩人點了點頭,離開了。

這纔剛開始,疾病冇什麼難度,本來就冇什麼好看的,看到葉凡足矣。

人群洶湧,葉凡冇有顯現古針法,並未引起更多的關注,反而因為之前鐘家邀他們一聚,提高了他們對葉凡的期待,紛紛圍觀,現在卻有些失望。

並未看到鐘家所說的古針法。

就在這時,不遠處傳來一陣驚呼!

“古針法……是鐘家的古針法,冇想到這纔剛開始鐘家就使用古針法,開局有點猛啊!”

不少人被吸引過去。

古針法終究是稀有的,很多人都想看看,傳說中摧枯拉朽的古針法。

“東北王家也使出古針法了,我去,有點玄乎,這古針法有點像做法,跟其他針法不太一樣啊!”

東北省王家青年施展出來的針法,需要一些道家道法的輔助,確實讓人有點看不懂,不過這正是其神秘之處。

東北自古有狐仙傳說,還有什麼跳大神之類的古老傳說。

引起很多人的圍觀!

因為場地有限,所以並不能所有人同時進行鬥醫,有些人隻能暫時等候,自然可以觀看其他人的鬥醫場景。

新聞媒體都紛紛跑向古針法治療區。

葉凡也想過去觀看。

現在已經結束了治療,馬上按下按鈴,提醒評委過來判決。

評委走過來了。

經過檢查,確認葉凡為勝者。

葉凡馬上前往鐘家的治療區。

居然是鐘成震在施展古針法,無數人圍觀,新聞媒體都在哢嚓的拍攝下來,特彆激動。

“這纔是真正的古針法,此行不虛,值了,回去我可以吹一輩子。”

“我感覺到了一股古樸的味道在空中瀰漫,我老婆子這輩子算是值了。”

“都說古針法擁有起死回生的神奇功效,這位病人在古針法的催動下,確實變化明顯,這種好轉的速度已經是中醫裡罕見的速度。”

“……”

很多人各種誇讚,對於古針法都要奉上天。

葉凡也在觀察,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前麵五針還不錯,可惜了後麵走歪了,不然病人會有更加好的轉變。”

一位青年看著他,有些不爽,說道:

“小子,你誰啊?居然敢這麼說,你知道鐘家古針法的威力嗎?”

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葉凡的出現,對於他的點評,馬上就有人反駁。

那些古針法家族的人都在看葉凡,畢竟作為一聚,鐘家把他說的太厲害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