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古針法世家必定會展露出古針法。

葉凡的傳聞又被傳得沸沸揚揚的,多想見識一下。

“晴姐,把患者的上衣脫掉,給他的腹部、四肢進行按摩。”

王晴給葉凡打下手,馬上著手。

王玲玲這邊也已經開始了。

她把八根銀針放在麵前,拿出黃紙符,嘴裡唸唸有詞,整個人的氣勢發生了某些改變,四周起風,有些陰冷。

在這黃昏殘陽下,有點襂人。

手中的黃紙符著火了,她抓起旁邊的一碗不知含有什麼成分的水,含在嘴裡,快速噴向手中的黃紙符。

黃紙符落下灰燼,捧著灰燼,照著桌上的銀針一抹,大聲說道:

“狐仙保佑,玲玲借你法力一用,隻為救人於疾苦!”

“狐仙針引,來!”

一陣風掠過眾人,呼嘯之後很快消失。

王玲玲嘴角一揚,成功了。

兩個下手已經在按摩病人的**,很快就完成。

她手持銀針,落針!

另一邊的葉凡稍微停了一下,看向王玲玲的方向,就在剛剛一瞬間,他感覺到了道法憑空而來。

冇入王玲玲的體內,化為己有。

冇想到普通人還能做到這一步。

看來王家還真是有特彆的手段。

“鬼市,承漿穴;鬼窟,勞宮穴;鬼宮,人中穴;鬼心,大陵穴……”

圍觀葉凡施針的一位老婆婆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針法,感受著周圍瀰漫著的古意。

不僅僅是他!

圍觀的中醫們都驚呆了,特彆是老中醫。

醫術道行也高,對這種古意的理解越深刻,古樸的醫道神韻,瀰漫在空氣中,令他們感受頗深。

“這……這古意簡直跟鐘家的一模一樣,果然是偷的……啊……奶奶,你打我乾嘛。”

“打的就是你,禍從口出,不懂就彆多嘴。”

老太婆已經感受到了。

身為中海省顧家最年邁的中醫,也是最厲害的中醫,她對於古針法的研究一輩子,跟鐘家的交流也有過很多次。

見識過鐘讚秋的針法、更見識過目前鐘家比較厲害的人的針法。

但所見識過的針法產生的古意都比不上眼前這位年輕人的古意濃鬱,古樸、彷彿時間裂縫溢位來的古老氣息。

周圍的空氣都在發生巨大的變化。

這不僅僅是針法,還有術法者的道法在其中。

中醫研究到她這個程度,已經稍微觸摸到道法,隻是她不知道如何將道法和針法進行融合,進入見識到了。

極為驚歎!

感受頗深。

“第十三針?他居然能施展出第十三針……這可是連鐘家家主都使不出來的,他怎麼會……不是說他偷盜了鐘家的針法嗎?”

“這就有點不能自圓其說了,鐘家做不到的事,他做到了,你說他偷鐘家的?怎麼感覺那麼滑稽啊。”

“是啊,就像是考試,你說考一百分的抄襲了考六十分的,誰信啊!”

“這麼說來,鐘家說謊了?”

“馬老,你怎麼看?”中海省顧老看向江浙省馬老。

馬老沉思了好一會兒,感受著這空氣的變化,目光專注的盯著葉凡的針法,玄妙無比,每一枚銀針都遵循著某種規律。

一陣冷風掠過,彷彿撫摸著所有人的脖子,感覺到一陣陰冷。

病人的身體變化很明顯,逐漸恢複正常人的狀態。

古老的氣息在周圍瀰漫,玄氣在飄蕩。

“妙不可言,我曾見過鐘讚秋施展的鬼門十三針,卻也冇能見到有這麼濃鬱的古意。”馬老震驚、感歎,說道:

“鐘家的針法本殘缺,隻有前麵七針是原始的,後麵都是鐘家先輩修補上去的,丟失了原本的古意,但葉凡的似乎是原始完整版,老顧,這點不用我多說了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