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馬老、顧老等人向小學生般認真聆聽。

“葉醫生,我聽說古針法是極為稀有,每個擁有古針法的家族都會視為珍寶,甚至有些家族施展古針法時都不會讓人觀看,你這算是公開教學嗎?你不擔心彆人從你這裡偷師嗎?”

一位記者拿著話筒詢問。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醫術的本質是救濟眾生,不管是古針法還是現代針法,主要職責是治病救人、我隻是想讓醫術拯救更多的人,而我個人精力有限、隻能讓更多的人學會這門針法,由他們去拯救更多的人。”

“至於你說擔心彆人偷師,關於這點,我一點都不擔心,《鬼門十三針》本來就不是我原創,而是古代孫思貌前輩創造出來的,我想他創造這門針法的目的也是為了救更多的人,我隻是在傳承他的精神。”

“畢竟這門針法也是我從彆人那邊學來的,並不是我與生俱來,所以我現在將他傳授給很多的人,希望他們能秉承孫思貌前輩的精神。”

“晴姐,你去把那幾個箱子搬過來。”

王晴轉身離去。

冇一會兒,搬來兩個小箱子。

葉凡打開,裡麵放著一個個小本子,拿出一本,說道:

“這是《鬼門十三針》的針普,我想將這門針法傳給更多人,已經將針普抄錄下來,上邊還附有我的一些個人見解,有興趣的人可以拿走一本,不要多拿。”

這一舉動!

驚呆了鐘家眾人的下巴。

本來鐘家就是殘卷,現在葉凡直接把完整版交出來。

要是更多的人學會了,以後鐘家的地位必然下降,畢竟物以稀為貴。

“我要……我要……”

“給我一本……喂,你們彆搶啊……”

“彆搶我的……”

一時間,眾人哄搶,不管男女老少,紛紛過來搶針普。

這可是世間罕有的古針法。

一旦學會,可以帶領整個家族崛起。

簡直是天上掉下大餡餅!

即使是古針法世家的人也來哄搶。

“真的,真的是《鬼門十三針》,還是完整版的,哈哈哈,發了,賺大發了……”

這一舉動直接把鐘家看傻眼了。

“那邊發生了什麼?打架嗎?”

“什麼打架啊,是葉凡把《鬼門十三針》的針譜散發出來了,想要就趕緊去搶。”

“什麼?直接交出古針法?這……等等我!”

一時之間!

葉凡這裡成為了全場焦點。

甚至正在鬥醫的醫生直接丟下自己的病人,跑過去。

古針法多麼令人瘋狂的傳說,家族崛起的希望。

鐘家的人臉色陰沉,這針法一旦普及,對鐘家極為不利。

一樣再珍貴的物件,一旦普及、氾濫,那就變得不再有多麼高的地位和價值。

“爸,這葉凡居然把針普散佈出來,這是針對咱們鐘家啊!”鐘成震看著爸爸。

鐘家家主鐘宏軍咬牙,看著眾人哄搶,說道:

“此人必須除掉,做事不按套路出牌,連古針法都散佈出來,簡直拿黃金當廢紙,隻為了拉低我鐘家的地位,連這種事都做出來了。”

儘管恨得咬牙切齒,也無可奈何,這裡可是人山人海的交流會現場。

他們可不敢公然對葉凡動手。

“震兒,我讓你去和田家聯絡做的事,你們準備得怎麼樣了?”

鐘成震說道:“萬事俱備,隨時可以動手,而且我們打算從他的醫館動手,是打算交流會結束後再動手的。”

“不用等了,今晚就動手!”鐘宏軍實在忍不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