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道友,你這是何意啊?”

那位持刀武者看著他,說道:

“有人讓我來此劫一輛車,車裡的人全死。”

“誰?”

“你冇資格知道,因為你也是個要死的人。”

話畢,手中長刀高高舉起,在這從樹葉縫隙灑下的月光下,斑駁耀眼,刀威震震,一股氣勢驟然爬升。

“外勁巔峰?”

“是化勁初期!”

淩厲而霸道的刀鋒斬殺過來。

這人急忙躲避。

呯……

地麵被斬出一道長長的裂縫,瀝青路也扛不住這一刀。

鐘家供奉眼眸一寒,從後背拔出一把劍,劍光淩厲,劍勢頓時顫動起來,在這月光之下顯得格外耀眼。

“就算你是化勁初期又如何,想要殺我,你覺得有可能嗎?”

挑劍而去,劍勢驚駭,一道道劍光逆影相隨,空氣彷彿被斬破,速度極快,人已經在原地上消失。

劍勢如虹倒掛,空氣都被斬破。

“喲!可以呀!居然也是化勁初期。”

大刀揮動,霸道而狂霸。

橫推出一道巨大的刀芒,空氣都被切割破裂,無儘的刀芒衝殺過去。

鏘……

刀劍相撞,星火四射,空氣中激盪起一層層漣漪,彷彿巨石丟進了大海,激盪起的海浪般。

坐在車內的兩人都感覺到害怕。

激盪的戰鬥餘波觸及道路兩旁的風景樹,直接被斬斷。

“不錯,再來!”

持刀武者嘴角溢血,但他的殺意更盛,戰意更強。

揮刀而來,呼呼的嘯風,大大的刀影彰顯霸氣,橫推一切的大勢。

“我倆都是化勁初期,但你不是我的對手,你到底是為誰而來?”

兩人刀劍廝殺!

難捨難分,一時間難以分出勝負。

持刀武者縱身一躍,進入路邊叢林,持劍武者豈會放過他,追殺過去。

坐著車內的鐘宏朗催促這司機,道:

“走,趕緊走,快走!

司機啟動車子。

突然後排車門被打開了。

一個人坐進來。

鐘宏朗和司機都愣住了。

“洪……洪慶……你……”

他認得這人。

冇想到洪慶居然來了。

他害怕、恐懼,感覺到了死亡的危機來臨,渾身直冒冷汗,話都說不利索。

洪慶看著他,一隻手捂住他的嘴巴,另一隻手已經拿著匕首捅進他的心臟,說道:

“既然你認得我,那你應該知道我是來做什麼的。”

鮮血飆射,從心臟狂飆出來。

司機被嚇傻了。

“殺人……殺人了……”

洪慶伸出手,扣住他的脖子,拔出帶血的匕首,直接抹脖子。

鐘宏朗嘴裡溢血,難以置信的看著他,想要說什麼,但已經說不出來,死亡氣息遍佈全身。

“做人要信守承諾,不然會死的!”

打開車門。

下車。

拿出一個打火機,打開油箱,直接丟進去。

嗖一下,消失了。

轟隆隆……

汽車爆炸了。

聲音巨響。

那邊的兩位武者正在戰鬥。

持劍武者愣了一下,回頭看一眼,馬上就意識到失策,道:

“你……調虎離山……”

想要追過去。

既然感受不到武者氣息,那麼在車上的那人應該隻是個世俗之人,他是可以追上的。

持刀武者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你覺得我會給你追過去的機會嗎?”

直接攔住!

給洪慶爭取時間。

大約過了五分鐘,持刀武者也跑了。

洪慶早已逃之夭夭,給葉凡發了條資訊:

“完成任務,車毀人亡!”

看著酒桌上眾人不停的聊著今天交流會的事情,都非常激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