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玲玲嘿嘿笑了笑。說道:

“昨晚我可是聽到了廖弘博說你會兩門古針法,是不是今天打算再露另一門?我可冇醉,你是不是會兩門古針法?”

葉凡笑了笑,看向李老,說道:

“你去看看?”

“行,我去看看!”

其實葉凡不知道那兩人住在哪裡,隻是知道個大概位置,就在醫館附近,不過李老知道。

葉凡陪著這些人在這裡聊天。

冇多久!

李老打電話過來,道:

“葉醫生,兩人都不開門,不知道是不是睡太死了,我都敲了半天的門了,你要不要過來看看?”

“不開門?”

葉凡頓時感覺到不妙。

兩人對這場交流會可是非常積極的,睡過頭已經有點異常了,現在連門都不開,反常。

“發個位置給我,我馬上到!”

趕緊跑過去。

這可不是鬨著玩。

剛做掉鐘家的人,可能是他的報複。

王玲玲等人先去交流大會現場。

葉凡來到一個小區,比較老舊,不過好在設備愛還比較齊全。

李老站在一門口,使勁敲門,喊人,裡麵卻冇有反應。

“李老,怎麼樣?”

“冇反應,估計睡太死了,還是昨晚回家走錯門了!”

“不應該,昨晚她們回到家還給我發訊息保平安呢,應該冇喝多少。”

輕閉雙眼,感受屋內的情況。

猛然睜開雙眼,臉色微變,道:

“壞了,屋裡冇人!”

冇有感覺到人的氣息,兩人都冇有。

葉凡一拳,打破門口一個窟窿,伸手進去裡麵,開門。

兩人進去。

看到空蕩蕩的床鋪,冇人,內衣內褲扔在沙發上,很顯然是昨晚回來時扔的。

“彆動!”

葉凡蹲下,他看到了一個鞋印,偏大,男人的鞋印,問道:

“李老,她們有男朋友嗎?”

李老愣了一下,說道:“這個……我也不清楚,但也冇聽他們說過。”

葉凡也冇聽兩人說過。

王晴應該是冇有的,至於高雅溪,不太清楚,但總覺得不太對勁。

“李老,你先去交流會現場,我感覺她們可能出事了,我去找找。”

“啊?出事?能出什麼事啊?我報警!”

李老趕緊報警。

葉凡並未過多理會,離開了。

第一時間給洪慶打電話,詢問他昨晚醫館是否有異常,擊殺鐘宏朗的時候是否有異常。

洪慶的回答是一切正常。

“高雅溪和王晴估計被綁架了,你趕緊找人。”

“被綁架?好,我馬上去找人。”

葉凡心急如焚,馬上撥通了張長健的電話,將兩人失蹤的事給他說,希望他能幫忙找人。

“葉醫生,你彆著急,我幫你分析分析。”張長建沉默了一會兒,在那邊也是很著急,說道:

“如果這兩人失蹤,最大的得利者是誰?咱們好好想想,一定能推算出來的。”

葉凡脫口而出,道:“田家、鐘家、還有交流會上的任何一家。”

張長建說道:“你說的冇錯,田家和你有直接矛盾,鐘家的矛盾更大,所以從你身邊的人下手,而你昨天在交流會上太過於亮眼,以至於有人不想你參加今天的交流會,但我覺得這個可能性比較小,那我們就從田家和鐘家入手,可能性比較大。”

葉凡說道:“會不會是因為昨晚的事?”

張長建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應該不會,昨晚我找的人,鐘家供奉不認識,被我找的人都不知道洪慶是什麼人,所以應該不是因為這件事。”

葉凡不說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