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又說道:“最近田家的供奉有點異常,葉醫生,你給我點時間,我調查一下。”

“我要親自去查!”

“葉醫生,你彆衝動,鐘家的供奉對你還虎視眈眈呢,你不能出現在郊區,說不定這就是他們引誘你前往郊區的手段,你不能上當。”

“我知道該怎麼做,你那邊有情況跟我說。”

掛了電話。

葉凡馬上聯絡蕭雅。

田家,某個隱秘的彆墅內。

幾位高層聚集在此,還有鐘家鐘成震。

“鐘少,你說葉凡是武者?”田家家主田炳濤看著他。

鐘成震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不然我讓你把那麼多供奉召集過來做什麼,這一次,我們必須要剷除葉凡,你們的供奉到了多少個?”

田家家主田炳濤說道:“根據你的要求,四十三個供奉已經全部到位,區區一個葉凡,有必要召回所有供奉嗎?”

田炳濤認為,所有供奉全部召回,有些小題大做,不過鐘成震代表鐘家過來,他們也不敢不服從。

對於葉凡這個人,他也聽說了一些傳聞,但並冇有聽到關於葉凡是武者的訊息。

早在十幾天前,鐘家就讓他們聯絡所有供奉,做好準備,當時並不知道怎麼回事,前幾天才被告知。

而昨晚更是讓田家世俗高手去綁架了天醫館的兩個醫生,很順利的綁來了。

目前就軟禁在這個彆墅內。

鐘成震聽了他的話,沉默了一會兒,喝一口茶,看向眼前的田家眾人,說道:

“我知道你們心中有疑惑,那我就給你們解惑。”

“為什麼不馬上通知葉凡,讓他過來救人,我們懷疑葉凡在燕京有強大的靠山,就我們所知,葉凡和慕家慕蓉蓉關係不錯,至於不錯到什麼地步,是僅僅跟慕蓉蓉的私交還是整個慕家都有參與,我們尚可未知,但可以通過這次的事件調查出來。”

“我們鐘家已經有人在盯著慕家,一旦有異動,我們會第一時間知道,另外各大家族都有人盯著,這是其一。”

“其二,葉凡最近參加全國醫學交流大會,選擇在這幾天,就是為了耽擱他參加大會,他擁有《鬼門十三針》的原始版,更是在昨天將這門針法散佈出去,但他還有另一門古針法,那是我們鐘家想要得到的,他來了,就成為甕中之鱉,砧板上的魚肉。”

“其三,葉凡曾在江南省殺了我鐘家供奉林木,由此推斷出葉凡的修為至少是化勁以上,你們田家供奉修為普遍不高,人多了,有備無患,另外,我們鐘家也會有供奉出手。”

“其四,當初我們抓了葉凡的嶽父,本想威脅葉凡,並且解決他,但神龍組居然插手了,這件事很奇怪,我們倒想看看這次神龍組會不會再次殺手。神龍組當時說的是不能動葉凡身邊的普通人,至於,葉凡,他們不管。”

說完這四點,看向眾人,問道:“你們還有什麼疑問嗎?”

田家的人稍微沉默,這其中還有武者在,不過武者並未說話。

武者身為田家供奉,自會幫忙,況且這麼多武者擊殺一人,他們有著絕對的信心,無需多言。

“鐘少考慮周到,一舉多得,田某佩服,既然你們都考慮到方方麵麵,那我們就配合。”田炳濤被折服了,緩緩說道:

“還需要我們做什麼嗎?”

鐘成震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記住,這是以你們田家的名義去做的事,跟我們鐘家無關,我們並不知道你們綁了天醫館的兩個醫生,至於理由,田浩淼不是躺在醫院嗎?就不需要我幫你們想理由了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