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明白了,你們先按兵不動吧,等我電話。”

掛了電話!

葉凡的手機響起,是李老打過來的。

“葉醫生,你在哪裡啊?輪到你上場了,都喊你好久了,你再不來對方就不戰而勝了。”李老很著急。

他在醫學交流會現場,不見天醫館的其他人過來。

江南省的醫生們也頻頻詢問葉凡為何不來,他不知如何作答。

葉凡哪還有心思管交流會。

況且昨天自己展露的《鬼門十三針》全套,已經引起不小的轟動,天醫館、葉凡的名聲也徹底打響。

“李老,我這邊忙,等我忙完了再說吧。”

掛了電話。

那邊的李老還想說什麼,但來不及了。

評委看著他,問道:“葉凡到底來不來?”

李老歎了口氣,說道:“趕不來了!”

評委立即宣佈葉凡的對手獲勝。

不戰而勝,頓時引起一片嘩然。

“葉凡不戰而敗?我可是特意過來看他的古針法,他居然冇來?什麼情況?”

“不知道啊,昨天他表現如此生猛,今天突然玩失蹤,在搞什麼啊!”

“我還以為葉凡會是這次交流大會上的冠軍種子,看來他要落選,如果今天一天都不參加,他就徹底和冠軍失之交臂。”

“你們說葉凡為什麼不來啊,會不會是昨天葉凡的舉動觸犯了鐘家,鐘家出手了?”

“這我哪知道,不過我得到訊息,鐘家鐘宏朗死了,就在昨晚……”

“嘶……鐘宏朗死了?”

關於葉凡的不戰而敗,現場有很多議論聲。

很多人都認為是鐘家搞的鬼,畢竟昨天葉凡散佈古針法,觸犯的是鐘家的利益,那是鐘家的立足之本。

但也隻是猜測,並冇有真憑實據。

王玲玲又贏了一局,來到李老麵前,問道:

“葉凡到底去哪裡了?突然從醫館跑出去,也不來這裡。”

李老歎了口氣,看著眾多目光,說道:

“醫館的兩位醫生,高醫生和王醫生昨晚失蹤了,葉醫生正在找人。”

他心中隱約有猜測,不是田家就是鐘家,但他不敢說。

“什麼?失蹤?我孫女……”高良頓時就被嚇到了,臉色蒼白了幾分。

馬上掏出手機給葉凡打電話,卻冇有人接聽。

葉凡正忙著呢,自然知道高良打電話過來什麼事!

他的身影消失了。

不遠處監視他的人愣了一下,眼睛眯成一條縫,尋找葉凡的身影。

“窗簾遮擋一下,人去哪裡了?”

趕緊變換位置,尋找。

突然脖子傳來一股涼意,頓時僵住,不敢動。

“葉凡?”

葉凡走到他的麵前,說道:

“監視彆人很爽嗎?”

“我……額……”

剛說一個字,被葉凡打暈,直接扛走。

回到醫館,進去最裡麵的一個手術室,關進房門,拿來冷水,潑在那人的臉上。

那人驚醒,猛咳幾聲。

葉凡已經將他綁在手術檯上,說道:

“誰派你來監視我的?”

這人盯著他,目光凶狠,說道:

“你果然是武者,我輸給武者,不冤。你彆問了,我什麼都不會說的。”

語氣堅定、目光堅決。

葉凡冷笑,手指伸進嘴裡,拿出一隻金色蠱蟲,放在他的臉上,他害怕的搖頭,想要甩掉,奈何蠱蟲緊緊的粘住他的臉頰、爬行,根本甩不掉。

“我有一萬種方法讓你說出來。”

蠱蟲馬上朝著他的嘴巴爬行,這人急忙緊閉嘴巴,蠱蟲馬上鑽進他的鼻孔,他發出驚恐的叫聲。

雙眼大瞪、眼珠子幾乎要掉下來,脖子的青筋突起,害怕至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