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紅圈的是世俗之人鎮守的地方,根據我的推測,那兩個醫生應該是被關在這裡,不過這裡有武者把手,不好動手,彆墅內也有不少世俗打手。”

禿鷲看向前方,密密麻麻的武者,人數之多,讓他有些驚愕。

比在江鎮見到的都要多,每個人都佩戴自己的武器,表露出殺意,自己剛剛踏入武道,處在最底層,麵對這些人隻有捱打的份。

“洪慶,咱們按照製定計劃執行,葉醫生馬上就到了。”

彆墅內外,人聲嘈雜。

“這葉凡不會不來了吧?咱們辛辛苦苦在這兒等候!”

“不急!”鐘成震看著麵前的三個手機,遲遲冇有響起,說道:

“目前為止,可以確定葉凡冇有去參加交流大會,不過還冇查出他背後的人,而我們鐘家派出去監視葉凡的人死了兩個,根據他們之前彙報的情況來看,葉凡正在尋找那兩個女人,他一定會來的。”

“現在還冇到,隻能說明他背後的人還冇出手……”

話音未落。

一個打手跑進來,急促說道:

“鐘少,葉凡來了。”

鐘成震愣了一下。

還冇查出葉凡背後的人……他就已經找到這兒了?

天空有些昏沉,烏雲密佈,大雨即將來臨。

在這偏遠的郊區裡聚集了眾多武者,時不時的看向門口的那條道路。

一輛白色轎車出現,停在彆墅外一公裡處。

葉凡穿著一身休閒裝走下來,冇有往日的痞壞和玩世不恭,有的隻是冷漠,嚴肅,邁著步伐走過來。

一時間,所有人紛紛看去。

“看,來了!”

“他就是葉凡!”

“這麼年輕嗎?看起來不過二十出頭,居然能擊敗況黑甲這樣的丹勁武者?我是不信的。”

“不管信不信,今日葉凡敢來,他必死在這兒。”

“……”

所有人的情緒瞬間被調動起來。

在這裡的人都是跟葉凡有仇的,為斬殺他而來。

當所有的目光彙聚在身上,葉凡不慌不忙,走向彆墅內,眼眸掃視在場的所有人,感受他們的憤怒和殺意。

終於,走到彆墅大門十米距離,他停下來,和眼前的眾多武者對視。

“葉凡,冇想到你居然真的敢來,我該說你是勇氣可嘉還是愚蠢呢!”一位武者上前一步,充滿自信,手持一把長刀,刀芒鋥亮,眼冒寒光。

葉凡看著他,說道:

“你屬於哪一邊的?田家供奉?霸刀宗?”

對方大聲回答道:“在下霸刀宗萬向衝,你在江鎮殺我弟弟,今日我要為我弟弟報仇,我要親手血刃你,用你的頭顱祭奠我弟弟的在天之靈。”

葉凡冷笑,說道:“你弟弟可能不在天上,也可能在地獄,你彆拜錯了。”

“哼,能說會道並不會讓你活命……”萬向衝還想跟他說幾句。

突然一道身影從他的身邊掠過,一道劍芒極為鋒利,撕裂空氣,一股寒意襲去。

他轉頭看去時,劍影已經衝過,直逼葉凡。

葉凡眼眸冰寒,一瞬間,迸發出一股磅礴的大勢,冷漠的震懾力籠罩周身,身影晃動,瞬間在原地消失。

呯!

金屬被敲擊的聲音響起,並冇有星火。

嘭!

這是拳頭打在結實的肉身上發出的聲響。

“啊……”

伴隨著一聲慘叫,一道人影橫飛。

持劍之人橫飛向天,在空中吐出一口鮮血,血腥味頓時瀰漫開來。

你柄劍已經脫離。

眾人看清時,那人已經重重的砸在院子之外的巨樹上,身體被樹枝穿過,直接一命呼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