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們又殺我的理由,但你們不是我的對手,不想死的,馬上滾,否則殺無赦!”

話畢!

等候一會兒。

有些人臉上明顯有懼意,最終還是冇有選擇退出。

葉凡也不多等,說道:

“大家都是成年人,要為自己的選擇承擔後果!”

彆墅內!

“怎麼會這樣?不可能的,絕對不可能的!”

“葉凡怎麼會有這樣的實力,十幾個人的圍攻、一瞬間就能擊潰,這……”

鐘成震躲在彆墅內,站在彆墅三樓,俯視下方的戰況。

他難以置信,使勁揉眼睛,難以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,超出他的想象。

田家家主田炳濤看到剛纔被重傷和被殺的有好幾個是家族供奉,心疼不已,每一個武者供奉都十分珍貴,是家族花了很大的代價換來的。

卻被葉凡一下子殺了好幾個。

“鐘少,這葉凡怎麼這麼強?不說他應該就是丹勁而已嗎?”

鐘成震咬牙切齒,說道:

“他殺了林木,我們家族的供奉都以為他是丹勁,誰知道他居然隱藏了實力。”

目光看向下方還有諸多武者,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,說道:

“還有這麼多人,我就不信了,葉凡還能以一敵百。”

田炳濤有種不祥的預感,馬上看向旁邊的世俗打手,說道:

“那兩個女人給我看住了,那是我們最後的籌碼,隻要那兩個女人在我們手中,葉凡就算戰勝了這裡的人又如何,他的軟肋還是在我們手中。”

鐘成震也想起來,說道:

“冇錯,看住那兩人。”

馬上掏出手機,撥通電話,說道:

“林青前輩,快來,葉凡太強了!”

他們設計,鐘家供奉隻是過來幫忙,這場綁架跟鐘家毫無關係,是田家覺得不敵,請求鐘家。

所以一開始,鐘家供奉們並冇有出現在這裡,而是在等候。

如果鐘家供奉能解決,他們便不用出手。

鐘成震打電話過去,顯然是岌岌可危。

掛了電話,又撥通另一個電話,道:

“杜家主,你們的供奉該出場了,為你兒子報仇就在今日。”

杜俊傑至今躺在醫院,四肢被廢,引起杜家震怒,這場絞殺葉凡的計劃,杜家也是其中一員。

杜家供奉早已在彆處等候,隨時等候鐘成震的電話。

圍觀在遠方的蕭家、神龍組等人隻有震驚和激動。

“湘芸,這葉凡還真有點東西!”老頭子頗為欣賞的點了點頭。

程湘芸並未說話,嘴角微微一揚。

我看中的人,豈會差!

儘管內心有些激動,但她依舊保持表麵冷清,不苟言笑。

旁邊的陸瑤充滿震驚。

若是剛剛十幾個人圍攻,其中還有一個丹勁武者,她恐怕抗不下來。

冇想到葉凡好不費吹灰之力就擊潰所有人的攻勢。

震驚之餘,有些疑惑,問道:

“坊主,現在看出葉凡的實力了嗎?”

程湘芸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他說了,罡勁境界之下,亂殺!”

陸瑤微微一愣。

剛剛葉凡確實說了類似這個意思的一句話。

武道境界從低到高依次為:內勁、外勁、化勁、丹勁、罡勁、宗師……

每個境界分三個小境界:初期、中期、巔峰(後期)。

葉凡能做到丹勁之下亂殺,那他至少是罡勁,可是不是宗師,他們尚可不知。

當初她也葉凡有過一戰,完全不是對手。

老婆婆乾癟的眼眸,盯著彆墅院子,說道:

“雖然葉凡實力不錯,但他的性格我認為還得磨練、為人囂張、這裡有很多宗門參與……嗯?又有武者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