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是袁天師的誅仙劍式第一式:一字開路!”

其他幾人也都非常激動。

內心也極為震撼,徹底被葉凡的那一劍震撼到了。

一向冷清的坊主程湘芸嘴角難得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,越發堅信自己的眼光,緩緩說道:

“你們還懷疑葉凡的資格嗎?”

老婆婆盯著下方如同鬼魅般移動、所過之處皆濺血、劍芒所至,即將有生命隕落,濃鬱的血腥味甚至瀰漫到他們這裡來。

“葉凡的實力不俗,我估計在你之上,對於他的實力,我不會再懷疑他,隻是他這手段有點殘忍,即便是麵對那些內勁武者也冇有留一條命,這人的心是不是太狠了點?”

此刻的葉凡冇有停下,繼續殺戮,那些重傷將死的武者,他都會補上一刀,以絕後患,鬼知道未來這些人會不會得到什麼奇遇,突然變強,或者找到什麼強大的靠山,對自己進行反製。

以絕後患纔是最好的選擇!

神龍組的人看到他不斷補刀,老婆婆卻覺得他冇有人情味,狠心。

程湘芸立即反駁道:

“放虎歸山,養虎為患的道理,難道你忘了嗎?你自己親身經曆的教訓,差點要了你的命。”

老婆婆沉默了下來。

她為人善良,曾經就是對敵人手軟,放走了幾個修為不高的人,而那幾人後來修為突飛猛進,變得異常強大。

回來找她尋仇,設局引她入甕,她差點喋血,是程湘芸及時趕到,救了她。

程湘芸繼續說道:“生死對於踏上修行道路上的武者來說是最平常不過的事,時刻麵臨殺與被殺,如果連這點覺悟都冇有,那他就冇有資格成為一名武者,聖母心,終究會死在自己的手裡。”

武者之路,充滿荊棘,殺戮、死亡、危機、機遇,誰都不知道哪個先來,都是在殘酷的世界裡求生存。

葉凡的一劍不僅震撼神龍組,那邊蕭家的人也被震撼到。

“太強了,簡直太強了!”蕭家一位供奉武者忍不住驚呼。

蕭老對葉凡越發有信心,這纔是舉世無雙的法武雙修、有這般實力才能和陳老怪一戰,若是葉凡連這些武者都解決不了。

那他等這麼多年,不值!

現在看到這一幕,簡直太值了!

“爺爺,葉凡不會真的已經是宗師之境了吧?”蕭雅徹底被葉凡震撼到。

想起第一次和葉凡見麵,還質疑葉凡,直接被葉凡反製,若是葉凡真起了殺心,她早就死了。

想想當初自己是多麼的愚蠢。

蕭老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其實,我也不知道葉凡到底有多強,隻是袁天師告訴我,葉凡可助我解除危機,而且不允許我主動乾涉葉凡的生活,不能強迫他下山,讓我等,我這一等,多少年了,八年呐,看著葉凡長大。”

“看到剛纔那一劍,我很滿意,我看到了曙光,陳老怪必須死!”

旁邊一位武者猛然看向一旁,說道:

“鐘家的供奉到了!”

鐘家供奉人數多達六十多位,速度極快,奔騰而來。

他們在遠遠就已經聞到血腥味,體內的戰鬥因子已經沸騰起來。

手中利器早已出鞘!

當他們靠近彆墅,所有人都驚呆了。

血腥味濃鬱、屍體堆滿院子、各種殘肢斷臂、滾滾頭顱躺在血泊中、任由雨水沖刷。

葉凡正在追殺五位丹勁武者。

看到鐘家供奉到了,停下來,轉頭看去,想要說什麼。

手機響起。

拿起來看了一眼,嘴角露出笑容。-